【因與聿/室友組】隨筆 BE向 - 09/08 Tue

trackback (-) | comment (0) | 室友組
*BE向
*對話練手




  那個男人躺在那裡,冰冷的,肅靜的,他闔眼沉睡著,面容被仔細的打理過了,身上著著簡單的白襯衫,卻沒有像平時一樣一絲不苟地把襯衫下襬紮進褲帶裡。
  
  「喀!」的一聲,門被推開了。走進來的男人依然紮著馬尾,衣容整齊,卻掩蓋不了他身上濃濃的倦意。他手上拎著兩個紙袋輕聲踏入這個靜默的空間裡,在門邊摸索著開了燈後,輕巧地靠近。

  他將紙袋放在貼著牆架設的一排木製矮櫃上,把上頭的雜物給撥到一邊,將裡頭的兩份餐點掏出來擺在一旁,愣愣地盯著被掀開蓋子的熱可可,卻一點沒有想動手的慾望。

  半晌,他疲憊地將鼻樑上的眼鏡給摘了下來,隨手塞進白大掛的口袋裡,轉身斜椅在矮櫃上。

  幾度開口,像是有千斤重的東西死死壓著他,想說什麼卻又吐不出來。


  「吶、小黎,我跟你說喔,今天要來上班的時候我看見有阿婆在賣玉蘭花,鬼使神差買了一串,沒想到還蠻香的,以前都不知道有這麼香……」

  「……」

  「還有阿……你覺得領帶是要純黑色的還是紫色條紋的呢?你的衣櫃我就找出這兩條勉強可以看的,喂,大檢察官,你要不要說句話啊……」

  「……」

  「今天也買了愛心早餐來了,可可還是溫的,我說啊小黎你就該喝一點,每天空腹喝咖啡不用等過勞死你就可以提早歸西,你忍心放我一個這麼優秀的室友孤單寂寞待在解剖室裡嗎~」

  「……」

  「德丞說他又研究出新的餐點了,昨天有送一些來局裡……學弟這幾天超難得的都待在玖深小弟看監視器,你應該起來看一下他那個像鬼的臉色……」

  「好歹說一句話吧……小黎、前室友……」

  「你說你怎麼這麼衰呢,被圍毆的同學被好兄弟跟著還能大難不死……怎麼你一次就中獎了呢?」

  「你臉上這條疤真的很醜欸,有違你法律系草的威名,不過沒關係,林小姐會給你畫得美美的,她的技術真的很好,如果不好記得晚上去找她……」

  「小黎……你該起床了,你還有好多文件沒看,小心被等下被那堆紙淹死……」

  「小黎,你會不會來找我啊……我做了好幾天的噩夢,你都不來和我道別一下嗎?虧我還這麽用心跑去你家幫你整理東西……」

「……」

  靠在櫃子邊的人彎下腰,像是終於受不住痛苦般,慢慢地滑落在地。

  嚴司頹然地攤在地上,把臉埋在曲起膝蓋裡,過了一會又帶著希冀抬起頭。

  他陡然伸長手想去觸碰在臺上的人,卻剛好相差了幾公分的距離而觸不得,就像他們的距離,天上地下,再難相會。這一刻他忽然渾身顫慄,那種巨大的失落感使他暈眩、使他茫然。舉在空中的手臂無力地下墜,過了一會則摀在了臉上。

  「嗚……」

  嚴司其實沒想過當他要送走身邊的人時應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但此刻他知道了。

  死亡明明是眾生最殘酷的平等,他從前總以為他會為了身邊人送上祝福,祝福他們脫離三千俗世,可惜世事總是到頭才恍然明瞭。

  克制不了的眼淚濡濕了掌心,還有迫不得已被逼出鼻腔的黏液也黏在掌心上頭。

  他克制不了自己的嗚咽聲,他好狼狽,從沒這麽狼狽過,但面前的人卻再也不能夠起來拉他一把。



  黎子泓死了,這是個事實。

  而嚴司只能接受。




-END-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