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擺平者組】CWTparo 跟著太方去參場 #2 - 10/22 Thu

trackback (-) | comment (0) | 擺平者組
#快走向全員的(?)太方隨筆
#CWTparo續
#聽說這個會有本
#黎檢的場合我寫不到下回再戰


#2

  過了十二點半,衝本的第一部隊差不多都打完了王點,偃旗息鼓縮在會場邊緣地帶或四樓看臺翻本,那邊那個邊角的攤位也在這個時候接待完排隊最末尾的人。

  阿方再三道過謝,滿是歉意地送走前來幫忙的staff,這才有空坐下來休息喝口水,可惜常溫的水完全不能調節他心裡的窩火,於是憤憤不平的小精靈長手一抓,把某攤主手上、讀者送的手搖杯給奪下,狠狠地吸了好幾口。沁人心脾的冷飲下肚,阿方才覺得心情好了那麼一丁點。


  「作者大大……」

  「嗯?」

  「和民你欠定了。」

  「……我有訂好晚上的位子了,別擔心。」

  「……」

  「……喔。」累死累活的小精靈驀然無語,覺得這樣就被安撫未免太掉價?可是怒氣早就飄飄然跑掉了,任由他再怎麽蹙眉也發不出話來。

   這邊的小精靈陷入自己的糾結,那邊的作者則高深莫測地抬起了眼,勾唇望向難得扭捏方姓大男孩。

  然後揚唇說了一句:
  「乖。」

  「……」

   ……論遇上不省心的朋友該如何應對?20點急,在線等。

  又等了一會,大概快一點的時候,把預留的本子給釋出後,阿方的胃開始對他發出強烈的抗議。

  然而一旁的友人只是單手支著頭,手握著代針筆有一下沒一下地撇著像在塗鴉,手邊扔了許多讀者送的餅乾和糖果的空袋子,不動聲色。

  「一太……你不餓嗎?」

  「還好,我比較想喝飲料。」

  「……麻薏湯嗎?」

  「嗯哼。」

  「……」這人對麻薏還真的是真愛。

  「我禮拜一有經過再幫你帶?我記得你十點有課吧?」

  「好啊,謝謝。」


  一點的人潮還是有,不過都差不多是純粹逛攤或是搭訕喜歡的作者。攤位內的阿方大致掃了一下會場,到了這個階段大部分都是有看到喜歡的東西才會補補尾刀,整個會場的壓力驟減。

  於是忙了一整天的阿方噌地一下站起來舒展使他腰痠背痛大半天的姿勢,翻了一下手機裡的預定表格,打算和一太告假一段時間出去晃晃。
  
  「一太,我想出去逛逛,有需要幫你帶什麼嗎?」

  「你幫我去B40看看……,1F和B1的單子的話我昨天有傳在你的LINE上。」

  「喔喔好,都有預定嗎?」

  「沒有,不過我想應該沒有問題的。」

  「……」

  「對了,阿因剛剛有打給你,我幫你接了。」

  「嗯?喔、謝謝……他今天有參喔?」

  「有,好像是來探他弟的班吧,他說有帶飲料過來,他讓你去一樓的時候打個電話給他,他在社入口那裡等你。」

  「我知道了。」

  
  阿方從攤後面繞出來,順便把攤位邊亂七八糟的空紙箱疊在一起推到牆邊,又站在攤位前把試閱的部份給擺放整齊。

  「那我先去逛了,你自己注意一下。」

  「嗯。」


  *

  
  阿方繞到B排去替一太找本,剛好一抬眼望見了四樓的伯樂巷。

  「還是那麼多人啊……」阿方想起了李臨玥好像有拜託他要買什麼,可是早上實在太忙了也沒那個精力去排特區。

  「找你的錢。」

  把本子夾在腋下,阿方低眉接過錢確認,把錢收進錢包後卻看見攤主正對他投著有點怪異的目光,還抓著小精靈興奮地講著悄悄話。

  阿方帶著些微的尷尬朝那個打扮時髦的攤主笑了笑,迅速轉頭往出口走去。


  他也不是第一次買,但……就算他也被友人們摧殘到可以面不改色拿起BL R本結帳,但還是會覺得尷尬的好嗎!

  想到這裡,阿方憶起了他第一次參場的黑歷史,當初……

  想起那個恐怖的畫面,走在樓梯上的大男孩甩了甩頭,決定打住自己的腦袋不要再深想。

  他一直以為一太列的那些BL R本都是幫別人代買的,但今天阿方知道了。

  真相還真的……只有一個……

  但他還真的是……希望毛利叔叔這一次是醒著辦案的。


  *


  下到一樓,迎面而來的是擁擠不堪的大廳和迎面而來的悶熱空氣,熱氣裡夾雜著各式牌子的粉味,讓阿方不是很舒服地皺了皺鼻子。

  在被COSER占據的一樓大廳挖出一個訊號還可以的地方站著,阿方掏出手機想著要連絡那個來探班的虞因,卻赫然發現手機上跳出了好幾通妹妹的未接來電,阿方看了眼來電時間──一個小時以前。

  台大體育館這裡的電信頻寬看來真的被豺狼一般的同好們給吃乾抹淨了。


  「啥……?」阿方默默地看著那個通未接來電,突然覺得有種不妙的預感,那個怪異的感覺驅使著他按下回播的按鍵。

  嘟……嘟……嘟……

  那邊沒有馬上接,阿方也沒掛,就等著,等待的時間中他的眼珠子也沒閒著,溜轉的一圈大廳裡的吱吱喳喳吵得不可開交的各色人物。

  忽然他瞥到一個馬戲團版本的謝爾似乎和一個正在「說」些什麼,那個交談的方式實在太過特別,阿方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就發現和那個謝爾講話的人頂著一頭熟悉的捲髮。

  「阿因!」阿方伸長手朝虞因的方向揮著,喊了兩三次才把交談的雙人組給喊住注意力。

  虞因朝阿方揮了揮表示看到,帶著似乎不是很愉快的謝爾往阿方這裡靠。  

  耳邊的嘟嘟聲驟然斷掉,電話接通了。

  「喂……」阿方朝友人打了一個抱歉的手勢,虞因擺擺手表示沒關係。

  『喂喂喂!阿兄你的電話終於打通了,這裡的人真的是夭壽多欸!』

  「什麼……?你在哪?」

  『阿不就那什麼體育館嗎?我現在在外面啊!我給你和一太哥帶了麥當勞你在哪裡啦?』

  「啊……?等、等等……方曉海你來這裡幹什麼?」

  『……啊就……一太哥昨天跟老娘說條杯杯會來這裡,說會看到不一樣條杯杯,剛好休假啊就殺上來啦。』

  自家妹妹難得害羞聲音從話筒裡傳來,阿方聽在耳裡只覺得胃很痛。

  畫風變得太快,資訊量太大讓他有點難以負荷。

  『一太哥還跟老娘說要找一個橘色頭毛的人……可是老娘在這邊晃了很久都沒看到……』

  「……」

  『啊阿兄,快說你在哪啦,麥當勞冷掉很難吃……』

  聲音話筒裡的聲音有點小,聽起來就是在找人的樣子,阿方無語了好一陣子,抹了一把臉才對話筒那邊的妹妹說:「體育館的大門進來,入口右邊就會看到了。」

  『大門?大門在哪啦……喔喔喔老娘看到了!阿兄你等我!』

  嘟……嘟……

  電話掛了。

  「……」

  「呃……阿方?」

  虞因小心翼翼的聲音拉出陷在小宇宙裡的阿方,阿方回過神,抱歉地對友人笑了笑。

  「抱歉,阿因。」

  「沒事沒事,哪,這個給你。」虞因把手上提著袋子交給阿方,裡頭的飲料在這個大熱天早就幾乎要退冰,袋子外頭結滿了水珠。

  「謝謝,你今天是來看你弟的喔?」阿方接過慰問品,順著虞因的指示朝他身後的謝爾看過去,後頭的謝爾似乎覺得很熱,小手一直朝著自己搧風,但是因為上妝的關係不方便擦拭,再配上那副不是很高興的表情,看起來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

  「對啊,就那小子不知道和他朋友打了什麼賭賭輸了,結果就被指定出這一套,熱到爆……噢!臭小鬼你幹麻打我。」

  後頭的小聿蹙著眉,抓著手機滑了幾下,途中還不停用手頂著一直下滑的海盜帽。

  『我要出去逛逛。』小聿把手機螢幕湊進他哥。

  「啊?這麼熱你要出去喔?……有氣質一點,拿腳踹人是謝爾會做的事情嗎?」

  謝爾聿嫌棄地看了眼他家的哥哥,抓著手機轉身就往體育館大門走。

  「喂!小聿!」

  阿方好笑地看著這對兄弟的互動,拍了一下虞家當哥哥的肩說:「你快點過去吧!之後再聊。」

  「……好啦!抱歉啦阿方,我先去找我弟。」

  「嗯嗯,也謝謝你的飲料啦。」

  
  送走了虞家的兄弟兩人,阿方轉眼又迎來一個熟悉到不能再更熟悉的人,她還是穿著系肩帶背心加牛仔短褲,似乎是嫌熱而把小外套抓在手上,另一手提著透明的速食店塑膠袋。

  「吼阿兄,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電話都打不通,老娘買的麥當勞都冷掉了!」

  「……這裡很危險,小海你還是快回台中吧。」

  「蛤?阿兄你說啥?」






-先這樣吧-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