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擺平者組】Hug - 04/03 Sun

trackback (-) | comment (0) | 擺平者組
  #同居前提
  #交往設定
  #祝我生日快樂 ❤


  傍晚時分,先一步回到住處的阿方剛卸下整天的疲憊,隨手把掛在手臂上的西裝外套連同鑰匙扔在鞋櫃上,在昏暗的房間中摸索著開了燈,邊扯著脖頸上的領帶進門,緊繃一天的神經宣告舒緩,身體一軟,阿方癱倒在客廳的沙發中,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今天的他也是夠嗆,因為工作室接了幾張大單子,身為老闆之一的他今早九點便約了客戶見面,草草解決午餐後,緊接著下午三點又與遠在這個城市另一端的客戶有約,中間的空檔還讓他趕在銀行關門前跑了一趟辦點事務。
  這般來來回回地奔波,光是今天一天就讓阿方繞了一圈T市,跑完今天業務的時間也就踏進房門的前十分鐘。
  「布穀、布穀……」
  牆上的時鐘發出整點的鳴響,阿方從蓋在臉上的手指縫隙中瞄到時間,才發現居然已經是晚上八點了,而他的晚餐卻還沒有著落。
  這麼一想,彷彿與他響應般,五臟廟開始打起鼓來,阿方翻過身,剛好面向大門口,心裡卻惦記起冰箱裡昨天吃剩的咖哩。
  八點了,他的同居人還沒有回來。
  目光膠著在巍然不動的大門好一會,阿方才揉了揉眼,從沙發上爬了起來。

  八點半,換了一身家居服的阿方在廚房裡熱菜,鍋裡的咖哩咕嚕嚕滾動著氣泡,飄著難以抗拒的香氣,突然聽見窗戶外頭叮噹作響,拍打在房簷與防盜窗的瑣碎聲響逐漸增大,嘩的一聲,滂沱大雨一秒便落了下來。
  想到未歸的同居人,阿方嘖了一聲,蹙著眉把瓦斯轉掉,匆匆回到客廳處,從外套口袋裡摸出手機,從來電紀錄裡找出一太的電話播出。
  話筒裡剛傳出播出的忙碌音,熟悉的手機鈴聲便從大門處傳進來,夾雜著門鎖被轉動而發出的窸窣聲響,阿方隨即便按掉電話。
  「我回來了。」
  門外的人在此時正好推門進來,一扭頭,阿方就看見對方渾身濕透的樣子,蹙著眉頭連忙迎上去。
  「下雨你怎麼不打個電話叫我去接你啊……」
  帶著點擔憂的抱怨讓一太彎起了嘴角,順從地被對方推著進浴室。
  「你吃飽了嗎?」
  「嗯,路上有吃了一點點心。」
  濕透的衣物貼在肌膚並不舒服,一太快速地把上半身的襯衫解下,聽見同居人的腳步聲又來到門外。
  「快把溼衣服換下來,你的衣服我放在外面喔。」
  「好。」

  等一太煥然一新出來時,阿方已經捧著碗在客廳看電視,表情因為談話節目的關係而生動無比,見他出來便用湯匙指了指廚房。
  「不知道你餓不餓,我留了一點給你。」說完也沒留意一太的表情,扒了幾口飯又回頭看電視,含糊地又補充了一句:「水壺裡也有熱水,喝一點免得感冒了。」
  「阿方。」
  「嗯?」
  「你起來一下。」
  「要幹嘛啦……」
  「快點。」一太催促著。
  看電視被打擾的阿方有點不愉快,但還是把碗放下從善如流地站起來。
  阿方站起身半靠著沙發回頭望,腳步尚未站穩,隨即被站在後邊的人影撲個滿懷,差點害他一個重心不穩差點向後倒。
  「欸等、等等……!」
  那點小小的不滿立刻被緊張的情緒給洗刷掉,突如其來的親暱甚至讓阿方有點難為情,帶著些許的慌張。
  摸了把埋在他頸窩處頭顱,剛吹好的髮絲蓬鬆又帶著點濕氣,阿方把手掌貼著對方的背脊,安撫地順著脊梁撫摸。
  「發生了什麼事嗎?」
  埋在阿方頸窩處的一太動了動,似乎是在深呼吸,熱氣吐在阿方的頸側,有些癢癢的,接著才聽那顆頭的主人悶悶的聲音貼著脖子爬上耳畔,刻意壓低的嗓音帶著笑,卻被阿方聽出一點促狹的意味。
  「先抱抱你就不會感冒了。」
  「……靠!」

  回過神來的某人耳朵火辣辣地燒著,半是無語半是好笑地和退開的另一人對視著,都說不清楚是高興還是什麼,總之心情複雜。
  「說這種話都不會不好意思的只有你了吧……」
  「是嗎?我覺得還可以。」
  一太的眉眼帶笑,似乎是對成功把同居人注意力給拉回來而感到勝利的笑容,笑意中又帶著點調戲對方的戲謔。
  回過味來的阿方也笑開,一臉爽朗,把雙手貼上那張笑臉,動了動手指狠狠蹂躪一番,視線卻一直沒有離開對方的眼眸。
  就像對方也從未斷開對他的關注一般。
  「不打算再說點什麼?」
  「不了,留著明天說。」
  「你真是一個奇怪的人……」
  「並沒有,我只是一個有點感覺的普通人。」
  「……」

  相識一笑。
  從以前到現在,再到未來,他們都能在對方的視線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溫柔一如既往。

  而在這樣的視線中,倒映在彼此眼中的臉龐逐漸失去焦距,鼻尖和鼻間相碰後,他們交換了一個輕柔的吻。


END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