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擺平者組】遊戲與耳環 - 04/04 Mon

trackback (-) | comment (0) | 擺平者組

#戀人設定
#3/19 台中因與聿遊戲哏妄想衍生

  星期一的午休時間,下午有課的擺平二人組如往常地約了午餐,吃完餐點閒聊了一會,支著頭的一太在短暫的沉默中從包裡翻出了一副撲克牌。
  「阿方,和你玩個遊戲。」
  「好啊……」
  攪著附餐飲料的阿方不明覺厲,還是打起了一點精神坐正了姿勢,有點好奇地瞅著一太從那副撲克牌中抽出八張牌攤在桌上,剛好是四張A和四張K,又把剩下的牌收回紙盒裡。
  這項舉動讓本來以為對方想打場大老二的阿方好奇心高漲。
  「這邊有八張牌,」掛著微笑的一太確認阿方看完牌後把八張撲克牌收攏進手中,洗了手中的牌,「等下你抽兩張但是不能看,然後憑直覺告訴我這兩張牌是同花色、同數字或者都不同。」
  來了點興致的阿方笑罵道:「靠這個遊戲也太符合你的形象了。」
  一太的笑容擴大了一點,把手伸至阿方的眼下。
  「抽兩張。」
  阿方如願抽了兩張交給一太,看著對方用手支著頭而歪了一邊的笑臉陷入了糾結。
  「呃……同花色?」
  「你確定?」
  「……還是同數字好了?」
  「你確定?」
  一太對上了阿方掃視的目光,知道對方想要從他的臉上發現點什麼蛛絲馬跡,過會又看見那鎩羽而歸的失落神情,一嘴角的弧度不由得開了些許。
  瞥了眼手裡的兩卡牌,一太盯著阿方困擾的神情,撐在臉頰左側的手指摩娑了幾下左耳上的銀環。
  「要不要來打個賭?」
  「……賭什麼?」猶豫不決的阿方向後一倒,背靠上椅背,問完又嘀咕道:「可是每次和你賭一定會輸……」
  一太對阿方的嘀咕不以為意,似乎已經習慣了,只是揮了揮手上的兩張牌,「老樣子。」
  老樣子的意思就是輸了的人要達成贏家一個要求。
  然而阿方至今為止還沒能打敗一太神奇的直覺。
  「嗯……」
  阿方扒拉了頭髮,插著雙臂再猶豫了一會,最後才下定決心,狠狠拍了一下桌子,「我選同花色!」
  「你確定?」
  「我確定!」
  一太把牌朝桌上一丟,立馬便聽見對面的一句國罵。
  「幹!」
  「我贏了。」
  看著阿方把一頭軟髮揉得亂七八糟,一太朝他招了招手讓他靠近。
  「幹嘛……?」雖然還不太服氣,但畢竟也只是個遊戲,阿方仍舊順從地靠過去。
  剛湊進一點,阿方就感覺對方微涼的手撫上他的臉頰,挑著下顎扳過一邊,另一手摸上了他左半邊裸露在外的耳朵。
  阿方感覺到前陣子去打的耳洞被碰到,反射性地想躲,立即被一太制止。
  「別動。」
  「……」
  維持耳洞的塑膠耳針被抽了出來,耳垂碰上了一點冰涼的感覺,幾秒後一太收回了手,阿方便發現耳朵上好像多了個東西,他伸手摸了摸,觸到了那個形狀,凝視著對方拉開了唇線。
  「這什麼?」
  一太單手和攤在桌上的阿方相握,另一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耳。  
  如自己所想的阿方爽朗地笑笑,收緊了和對方交握的手,十指緊扣。

  「所以這是你的勝利要求?」
  「不是。」
  「……唉,時間差不多了,走吧。」
  「好。」



END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