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擺平者組】天使惡魔paro #1 - 04/04 Mon

trackback (-) | comment (0) | 擺平者組
#這裡看起來像方太,但其實是為了太方(#
#惡魔阿方好帥prprpr
#黎檢出沒
設定想不好只能說角色:
天使處
米迦勒:黎子泓
加百列:嚴司 (雖然這裡沒有出來)
路西法:一太

惡魔處
勒萊耶:阿方

-


  戰敗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米迦勒的劍刺穿他的心臟,劃開他的胸膛,脊梁上屬於天使的印記被業火燃燼,六翼生生被折斷了四翼,軀體的苦痛尚且來不及感受便從樂園被永久放逐。
  違抗父神的叛逆天使墮落至人間也不過一瞬間。
  曾幾何時,他這位身處第一天的天使竟落得如此下場?
  這名有著男性身軀的墮天使笑了笑,收攏破敗不堪的翅膀,也無所謂身在何處,原地盤坐下來。
  「路西法……似乎不錯。」
  能力耗盡的他急需回復自己的神力,否則羽毛一旦完全灰敗脆化,等待他的便是消亡。沒有多餘的精力考慮更多,於是喃喃念了幾次米迦勒打落他前對他的稱呼,緊接著闔上眼。

  *
  
  這名青年在找尋著什麼,他順著這條紅磚路向下走,時不時去撥弄路旁長至半身高的樹叢。
  終於他在一處樹叢前停下腳步,似乎確認了這裡就是他要找的地方,眨眼間,他的身影就出現在樹叢的另一邊。
  他是聞到疑似同伴的味道才踏進這片綠化帶,那股味道帶著些許的血腥味,氣息微弱,青年想著也許對方需要幫助,便尋著味道而來。
  他在一排的矮花叢旁看見了那個他要尋找的人,而且青年刻意壓抑自己的氣息,使得那人毫無防備地讓青年近身至幾十公分處才發現了他人的靠近。
  恢復些許力量的墮天使驀然睜眼,警戒地瞅著視野中出現的人類男性。
  而青年卻在看清那人的相貌中止住腳步,臉上有些詫異。
  『你看得見我?』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在青年腦中炸開,他看了眼瞪視著他的天使又看向別方,用手搔了搔臉頰,喃喃地嘀咕幾句,才開口說:「我以為是受傷的同伴所以……」
  「同伴……?」
  沙啞的聲音打斷了青年的話語,青年瞧清對方狐疑的神情,無奈地瞥了眼地上的「人」。
  「我……也不是人類。」
  『顯而易見的。』
  被堵了話的阿方有些無語,看來面前這位還是個不太好相處的主。
  「呃……我是嗅到你的氣息才找到這裡的,可是你應該是天使吧?怎麼身上的氣息……」
  『……』
  青年──阿方見他一臉淡漠,避而不談的樣子心下瞭然,也不再抓著這個問題不放。
  彼此沉默後,氣氛頓時陷入了尷尬。
  仰視的一方警戒沉默,俯視的另一方猶豫懊惱。

  阿方是個惡魔,而現在在他面前的擺明是個天使,雖然狀態不好,但依然是他的天敵。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對方不是個簡單的存在,即便身為魔神的自己狀態良好,阿方也沒幾分把握可以壓制他。
  無論天使或惡魔其實都一樣,他們的社會組成來自於力量,力量越強大便代表著位階越高,一朝從高位跌落,引以為傲的力量所剩無幾,心高氣傲的上位者怎麼能夠甘心。
  看他強撐著背脊戒備的樣子,這名惡魔青年唏噓之餘尚且有些不忍心。
  他依然保有惡魔的本性,但似乎是和人類待久了,想法上更多受到人類的薰陶。
  雪中送炭,他該幫幫他。
  於是青年嘆了口氣,任由周身的氣息開始扭曲,在天使的戒備達到最高點,幾乎要起身攻擊時,青年睜開了染上血紅的雙眼。
  純黑色的四翼在他身後展開,同時他也感覺到一直被壓抑的本性因為解禁而迫不及待地迸發出來,慾望開始躁動不已。
  惡魔天性本就縱情享樂、喜淫慾,雖然他更喜歡偽裝成理性的人類體驗生活,並不喜歡屈服自己的慾望,但決定下了,便沒有收回來的餘地。
  他也不僅是個惡魔,還是位魔神。
  當然,力量越大,需求越大,能給予的自然也多。

  阿方朝地上怔愣的天使爽朗一笑,笑容裡帶著一絲邪氣,而地上的天使沉默片刻,開口問了一句:「你不是普通的惡魔,報上名諱。」
  青年沒有回答,也不再顧及彼此間的安全距離來到天使的面前,居高臨下地看了他一眼後,屈膝半跪在天使面前,轉變成紫黑膚色的手指挑起那名天使的下顎。
  「還是叫我人類的名字吧,我叫阿方。」阿方舔了舔嘴唇,瞪著通紅得雙眼,神色開始有些興奮,任由那名天使的目光在他身上巡視。
  「就讓我來幫幫你……」
  「你……」
  青年魔神傾身一貼,將天使未盡的話語吞噬在相貼的唇辦間,他吻得很急躁,對方沉寂片刻後也不甘示弱地回吻,唇舌糾纏著誰也不站上風,連唇角溢出的津液都顧不上。

  良久,直到天使攬上惡魔的雙肩時,那四片張揚聳立的黑翼才環繞著糾纏著的天使與惡魔緩緩收攏。
  惡魔彈指一響,頃刻間,一黑一白的身影便從原地隱去了蹤跡。





呵呵沒了(乾
&
我會跟你說這個其實是墮天使奮起後困死惡魔的故事嗎???

當然不會。

就算說了。

反正我還沒寫^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