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製│許起】強制 - 01/11 Thu

trackback (-) | comment (0) | 許起
行前提要: 白起見證女主死亡,因為許墨的阻攔而未能救下女主,他恨許墨,然而許墨早已在與白起長時間的接觸下給白起下了暗示。白起注定成為許墨籠中困獸。

以這樣的前提,……隔一天發生的事情。

--


  回過神來時,已經是陷入泥沼的困境,白起頭痛欲裂坐臥在床,單手支著額頭,仍是想不起來昨夜發生了甚麼事情。
  他在風中看見的本該是刻骨銘心的畫面,是不可忘卻的痛,此時此刻卻盡數在腦子裡糊成一團慘不忍睹的東西。
  不行,還是沒有任何印象。白起甩甩腦袋,任憑他腸枯思竭,也沒能抓住任何一分殘存的記憶。
  身為一個受過良好訓練的警察,區區頭痛白起尚能忍受,他挪動雙腿準備下床,卻在足根踏在地板,準備站起身的剎那雙腿一軟,差點就從床緣摔下去。
  地板很涼,絲絲寒意從腳底逐漸蔓延至頭頂,他鬆開手,整個人終究沿著床邊跌坐在地。
  白起一個激靈,似乎抓住了什麼想法,蒼白的臉上透露出不安,冷汗瞬間便冒了出來,渾沌的雙眼轉為清明。
  不應該啊,白起捫心自問,身為一個特刑,他對自己的身體管理向來是嚴謹的,不可能會有身體出了狀況心頭卻一點警示都沒有的事情發生。
  「嘶──」
  股間的不適感讓白起倒抽了一口冷氣,撕裂般的疼痛尚且沒有摧毀他的意志,但發生的事實卻讓他如墜冰窖。
  是誰?是誰……和誰發生了關係?
  跪坐在地的白起兀自陷入紛亂的思緒,放大的不安麻痺了他的警覺心,導致他沒有第一時間察覺到門外波動的氣流,直到那雙筆直的腿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才堪堪回過神來。
  只消一眼,白起目眥欲裂,他化成灰都能認出這雙腿的主人。
  這個……該死的……
  怒極的白起抬起頭來,怒瞪背光處的男人,儘管額角抽痛,痛得眼前發黑也沒有轉移目光。
  背光處,只有許默一對如墨如玉的雙眼兀自發亮,並且在對上自己籠中的困獸發狂的雙眼時更是激發出更加燦爛的光芒。
  「許墨……」
  面對咬牙切齒的白起,許墨的臉色益發溫柔,甚至彎下腰半跪在地上,伸手撫上了白起的臉頰,在白起氣得要咬他的手指前五指收攏,把那張俊臉捏得變形,看上去著實慘不忍睹。
  虎口感覺到白起呼呼吐出的熱氣,許墨瞇著眼笑開。
  「這個眼神真好,真想把你拆了吃下肚,這樣這雙眼,這個眼神就只能屬於我。」
  「……」
  「不過也無所謂,對嗎?」許墨放鬆了手指,傾身攫住那兩片淡色的唇瓣,彷彿品嘗什麼美味的東西來回磨蹭。
  在看清許墨雙眼便開始頭痛欲裂的白起亟欲反駁,甚至想推開這個扣著他的腰把他收攏在懷中的男人,乘風逃得遠遠。
  他太可怕了,生平第一次,白起發自內心感到畏懼,也是第一次連反抗都沒有便潰不成軍。
  然而儘管白起扒住腦中最後一點理智對自己發出警訊,卻仍舊徒勞無功,他被迫接受著不算溫柔地親吻,嗚咽著,嘴裡吐納著不甘心的熱氣。白起掙脫不了這該死的懷抱,腦袋尖銳的疼痛著,甚至連抬起手來的指令都被大腦詭異的抗拒,唯餘一雙驕傲不肯屈服的眼。
  許墨一點也沒有被反抗的惱意,反而見獵心喜,湊上去親吻那雙眼,逼著眉頭緊鎖的白起半闔上眼。
  「唔……」不!白起無聲大喊。
  「別那樣看我……」唇瓣描摹著那雙眼的輪廓,許墨啞聲道,卻掩蓋不了語氣裡的愉悅,「我會忍不住……」
  「滾……」 
  「忍不住想要吃掉你。」
  一直游移在白起身上的手停駐在前胸,許墨笑開來的同時手上一扯,白起身上僅扣上幾個扣子襯衫便毀在許墨手裡。
  「慢慢來,玩法很多,好好享受吧。」



--

唉,好想弄死女主角喔
(到底玩的什麼乙女遊戲)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