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製│許起】日常#2 - 01/21 Sun

trackback (-) | comment (0) | 許起
續上,私設多,OOC注意


----

2.
  雖說基本上可以算是同居的情侶,但兩人還是保有各自的空間,並且很有默契地從未提及要共同租賃房屋地提議,只是放任屬於戀人的物品在自己的空間裡深根發芽,接納彼此成為習慣中的一環。
  而見證這一切的就屬衣帽間了,許墨因為經常白大褂搭白襯衫,和白起的特警制服差別明顯還算是好辨認不容易拿錯,但休閒衣物就有些曖昧了,同為男人又因為身形相當,相處久了連同風格也潛移默化,偶有幾次就發生白起穿錯衣服,被眼尖的韓野發現後大呼秀分快的事情。
  惱羞的白起一把將大呼小叫的韓野扔出去,在他要鑲嵌進地面成擺飾的時候才操控風場把人撈起。

  預期的狀態並沒有發生,白起也不用躡手躡腳地摸黑行動,在室內上竄下跳把自己打理成可以上床睡覺的模式,應了男友的召喚踏進臥室。
  那個霸道地嚷著這是他的權力的男人已經占據床上一半的位置,而且是白起平常睡的那半邊,懷中抱著工作用的記事本也不忘盯緊戀人的動向,見人靠在門邊於是拍了拍床沿,示意白起上床來。
  那姿態太過理所當然,同樣屬性霸道的白起摸摸鼻子,要說牴觸不是沒有,但卻是沒有太多惡感。白起仍舊靠在門框上沒有立刻動身,也許是因為身上暖洋洋,一天的疲憊皆被到家了的安穩意識洗刷,舒適之餘他難得作怪的心態也悄悄發芽,他轉了轉眼珠子,眼中閃過狡黠,對那個再度低頭的男人挑高了眉,張揚地笑道:「如果我拒絕呢?」
  聞言,許墨抬起頭,入眼的是挺拔的戀人抱著手臂靠在門邊的姿態,勁瘦的腰線拉出漂亮的弧度,張牙舞爪的模樣像極了喜愛撩撥人的大貓,故作姿態只為了攫取注意力。
  許墨一派溫柔,對上那對促狹的眼笑道,不容置喙:「我正在行使男朋友的權力,屬於白警官的義務,你可沒有拒絕的權利。」
  靠在門框上的人噗哧一笑,故作驕矜的態度盡數軟化成戀人間的情趣,攤開雙手表示落敗,順勢來到床邊,揉了一把巍然不動的許墨頭頂。
  「行使義務的白警官來報到了,許教授讓讓。」
  許墨坐在那沉思,還是沒讓,沒位置躺的白起嫌站著累,乾脆一屁股坐在許墨腿上,側過頭便對上那雙黑曜石般的雙眼,白起挪動屁股找好位置,見到許墨怔愣片刻後意味深長地挑眉時挑釁十足地望回去。
  「許教授是準備以沉默方式抗議我侵占領地的罪刑嗎?」白起挑眉,搶在許墨開口前截斷對方的話。
  「嗯……這麼說也可以,你要讓我上訴嗎?」許墨啞聲輕笑,磁性十足的嗓音很是撩人。
  「我準備談和解。」白起揪住對方垂在身側的手掌把玩,最後和交疊置於腿上。
  「行,和解金是你的話,我願意接受。」許墨坐直身體,一下子縮短和白起之間的距離。
  見識過大風大浪的白警官不躲也不閃,蹙眉不滿道:「……你總搶我台詞!」
  「不接受其他和解條件。」許墨笑,眼底閃動著狡黠的光。
  難得佔據話語上的主動權被霸道搶劫,好心情削減的白起嘴上鬥不過,準備進行捏臉的人身攻擊以表達抗議,旋即被虎視眈眈的男人一把拉倒在床上,收在懷裡。
  「利息是你未來的所有時間都屬於我,交涉即刻成立。」
  投在懷抱裡的男人不甘地嘖了一聲,雖然姿勢憋屈,但終究沒捨得推開屬於戀人的擁抱。
  「行了你,早就簽了無條件契約,別占我位置一邊去。」
  白起扭了扭身子,要從許墨身上掉下去時就被那看似斯文的男人撈了回來,能力堪比他的風場,這麼一想便忍不住彎起嘴角。
  「遵命。」
  注視那個扭得連耳朵都熱了的人,許墨笑了笑,神情柔軟。

  「現在你的時間都是我的了。」
  「許墨,打住。」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