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擺平者組】太方隨筆 R18 - 09/08 Tue

trackback (-) | comment (0) | 擺平者組
*這是個牛郎一太X客人阿方的paro(?
*可猜猜最後一句話,猜到沒獎(#






  「呃……你是誰?」阿方一進到房間,就看見一名男性坐在床沿,身著白色襯衫和看上去有些騷包的緊身黑長褲,乍看之下還挺乾淨的,只是出現的地點怎麼看都讓阿方覺得怪。

  他有不好的預感。

  「我是誰很重要嗎?」對方聞聲回頭,勾起唇角,阿方注意到他左耳上帶著枚銀色的耳釘,在不甚亮的燈光下意外地惹人注目。

  「不……那是我走錯房間嗎?」阿方不想繼續深究,只是略帶困擾地望著眼前的人,正欲再出門去確認房號時,對方的一句話打斷了他的動作。

  「沒有,這是你的房間。」

  「啊?那……欸你要幹嘛!」

  那個男人朝阿方快步而來,扯著毫無防備的他往床邊而去,搞不清對方意圖的阿方反向想扯出自己的手,卻被對方朝手上的某個地方狠狠敲下,阿方的手一軟,轉眼間整個人就被甩上了床。

  「幹!你到底在幹嘛!」被摔得頭眼昏花的阿方憤怒地朝床邊的男人看過去,卻瞟到那個正在解袖子的陌生男人一瞬間驚豔的神情。

  阿方頓了一下,火焰卻更加高漲。他大概猜到這個男人想幹嘛了。

  「媽的……滾出去!」

  「這個嘛……恕難從命,有人付了錢請我來這裡,我必須為顧客提供完『服務』才能離開,這是基本的職業道德。」那人笑著說,上身著的白襯衫已經退下被他隨意扔在一旁,露出看上去偏瘦卻精壯結實的肌肉。

  「……那就算是你提供完了,現在就可以回去!」阿方翻身想從另外一邊繞過去,眼前的人他能感覺得出來並不好惹,制服人的手法比他高上許多,雖然不知道打上一架究竟誰站上風,但阿方也不想多生是非。

  這個房間本來不是他的,他只是頂了別人的名額出來度假,並不想為了一個鴨子破壞他這趟行程。

  「那可不行……我的口碑會被破壞的。」阿方聽見那個男人這麼說,才心想不好的時候,背後便被毫無預警地重重一扯,頃刻間失去重心的他又跌回床上,而這次那個男人沒再給他逃跑的機會,他直接跨過阿方的身體罩在上方,連帶著制住了他反抗的動作。

  手腳都被壓制的阿方扭動無果,只能朝上瞪著一雙眼。

  「幹!」

  「……這個意思是想要我幹你嗎?別急,我們先討論一下。」那個男人瞇起眼睛笑了,卻遮不住眼裡閃耀得精光,「附帶一提如果你真需要有個稱呼的話……叫我一太吧。」

  「放開我──!」阿方扯開嗓子大吼,被對方一指點在唇上而止住聲音。

  「噓──」一太瞇著眼,「我知道你不是我的客人,不過指名的人只說這間房間,沒說明模樣──也就是說現在我要服務的對象就是你了。」

  阿方甫開口想反駁,就被人攫住了唇,那人以不可擋的姿態侵入他的口腔,把他攪得天翻地覆。

  「……唔、唔!」被以吻封緘的阿方似乎看懂了對方眼裡的含意,在一太放開蹂躪阿方的唇後他沒有再說話,只剩下怒意盎然的眼無聲地瞅著依然微笑的一太

  「而且我對你有點興趣,所以這個交易你必須履行。」一太傾身壓上阿方的上半身,兩人幾乎交疊在一起,距離近到阿方只要微微抬頭就能觸碰到對方的鼻尖。

  阿方嗅到對方身上的味道,混著淡淡的薄荷氣息,很清冽,那個人的皮膚很好,有點蒼白,說出的話也像是受過教育的,沒有一絲一毫像是會幹這一行的人。

  但實際上就是。

  愣神的阿方著了魔一般地盯著對方的臉,沒有注意到對方在在他頭頂的動作,回過神來他就發現不妙了。

  「放開我!」雙手被綁在頭頂,阿方也不管會不會再被吻,立馬朝著那張討厭的笑臉怒吼。

  「叫一太,或許我會考慮一下……」一太朝阿方眨了一下眼,那個誘惑的意味卻讓阿方一陣惡寒。一太的手在他身上游移著,比體溫還要高的溫度讓阿方很不適應,下身忽然一涼。

  「喂──!」

  「我想你是第一次吧,那讓我來教教你……」

  抬起頭的一太朝他一笑,像個誘惑人的惡魔要拉他下地獄,同他沉淪在黑暗裡。



  於是他真的沉淪了。這是阿方前所未料的。

  剛開始的時候其實很不適應,任哪一個在前二十年都臆想著軟妹子的大男人被另一個男人摸遍全身還摸出火氣的時候,都會和他現下的狀態一般,既尷尬卻又可恥地覺得好奇,於是他沒有再反抗,只是逕自在心裡糾結著。
  
  阿方的短褲半退至大腿,他可以感覺到那雙灼熱的手掌游移過他的腰際,順著髖骨的弧度向下至腿間的禁區。一太先是隔著內褲勾勒那微微勃發形狀,沒想到手下的男人這麼不經碰,一下子就抬了頭,將前方的布料頂起,可以從褲腿的的部分窺見裡頭的風光。

  一太惡意地用手指對那個部位彈了一下。

  「唔!」

  一太抬眼看過去,帶著淺顯的戲謔,阿方的臉紅得幾欲滴血,見到那人眼裡的赤裸裸的調戲想看也不是、闔眼也不是。

  睜著眼看著別人服務自己,還是純情男子漢的阿方自認還沒修練到這種氣候,但是閉上眼又不對,一太的觸碰會顯得更明顯,讓他更難為情。

  但很快阿方便沒有餘裕再去想別的事情,因為一太當著他的面,把被性器撐起的內褲算是暴力地一把拉下,還由不得阿方對那衝擊的畫面感到失神,一太握住他的性氣根部便開始撸動,那種被別人握著私密部位的恥感令阿方更衝動,鈴口吐露了些許的透明液體,想小解的慾望壓迫著他的感官,那種又爽又痛苦的感覺沖刷著阿方的腦袋,令他頻頻失神,發出忘我呻吟。

  「嗯……唔嗯……啊……」

  他的身體愈來愈熱,身體裡的火焰像是全聚集到下半身,環繞在他欲望上的手指很是靈巧,不時玩弄著囊袋和龜頭,甚至刻意地用指間劃過鈴口,引起阿方興奮的顫動。

  床榻上的喘息聲愈來愈重,夾雜著沉重的呼吸聲,兩種粗重的聲調混雜在一起,令人面紅耳赤。

  到後來阿方只能不受控的發出呻吟,甚至會在對方故意停頓的時候難耐地挺身去迎合那人,他的身體從溫火到了大火,將他整個人燒成一團糨糊,最後腦海裡一片空白。

  「啊!」短短急促的悶哼,阿方渾身痙攣了一下繳械在對方的手裡,但一太卻沒有收手,更加急促的抽動,最後抓緊了阿方脆弱的性器,被收緊的性器並不能完全制止即將高潮的衝動,於是阿方就在痛與快樂的當下迎來第二次高潮。

  「唔、痛────!」

  「呼、呼……射了不少呢……」一太把玩著手裡濃稠的精液,聞起來有些腥,不愧是精力旺盛的學生,居然可以一次射出這麼多量。

  「那麼接下來該輪到我爽了,請你多多擔待。」

  一太抽了幾張床頭放著的衛生紙隨意地擦拭手裡的液體,見到被他弄得失神的人,微微勾起唇角。

  「呼、呼……」

  阿方還陷在高潮的餘韻中無暇顧及一太說的話,他怔怔望著有些昏暗的天花板,並未留意對方說的話,只在對方離開的時候有了鬆動,可惜綁在頭頂的手腕依然固若金湯,下半身因為方才的高潮還不是很使得上力。

  就在他掙扎著坐起身時離開的人折返了。

  一太佇立在床邊,手裡抓著個東西,居高臨下地盯著他,整個人散發著濃厚的情色意味,像是最開始的那個模樣,卻又有些許的差異。

  其中對令阿方注目的大概就是對方跨下的隆起,被裹在緊身褲裡頭,看上去憋的很辛苦。

  想到方才在對方手裡高潮,阿方挪開視線,有些羞赧:「那個……要不要我幫你……」

  一太「哦」了一聲,突然興起了逗弄的念頭,環著胸好整以暇地看著:「你覺得可以怎麼樣幫我呢?」

  「呃、……用手幫你吧,畢竟你剛剛……」阿方說不下去了,漲紅著一張臉,暗自埋怨自己的臉皮怎麼這麼的薄。

  「……你可以幫助我。」一太抿起唇,拉出一個不懷好意的弧度──雖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彎下腰,湊在那名大男孩耳側,朝那嫣紅的耳畔吐著濁氣,「可是我要換一種方式,你願意嗎?」

  「嗯……什麼?」被刺激的阿方反射性地閃躲,卻發現那人像是貓捉老鼠一般又湊了上來,不停問著同個句子,卻又一直攪亂他的思緒。阿方使勁用被綁緊的雙手頂著對方的胸膛,沒想到對方聞絲不動,卻把自己推向床鋪。

  一晃神,那人又壓了上來。
 
   幹!阿方無聲罵了一句,發現自己居然像是要被強姦的女人而開始生悶氣。

  「你別鬧!」

  「……你願意嗎?」見到對方居然直接送上床,一太沒猶豫地直接壓上去,持續湊在對方耳邊低語,空出來的手則無聲無息地撫上了阿方的胸膛,在被冷落許久的乳首旁邊繞著圈。

  「你願意嗎?」一太問著,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勾起笑容。

  「……好啦好啦!嘶──」

  阿方倒抽一口冷氣,這時才意識到自己胸前的兩點居然落入對方的手裡。

  「你答應?答應就不能夠反悔了。」

  乳尖被一太持續搓揉玩弄,一開始還沒有什麼感覺,沒想到過了一會身體卻開始覺得異樣。

  「對啦!我答應了……你別拉啊會痛……啊!」

  直到阿方不經意地發出了輕哼,才滿臉通紅地發現原來男人的那裡也是敏感的。

  他們又回到那個不妙的姿勢。覺得那抹胸前的顏色已經夠美的一太撤回手,「唰」地一下拉開自己褲子的拉鍊,露出裡面黑色的底褲。

  「那我們開始吧。」

  一太垂下眼,留給阿方一排略長的睫毛。

  緊接著阿方的世界開始天旋地轉,他被整個人翻了過來,底褲連同褲子被扯下,只留下和腿部有色差的屁股。

  那雙手依然灼熱,特別是他抓著兩瓣股丘時阿方簡直覺得要焚毀他整個人一般,但對方像是早就算好一般把他下半身狠狠壓制住,面紅耳赤的阿方只有忍無可忍地大吼:「等等!」

  「等不了了。」

  阿方聽見一太說,話說得很冷靜,但粗重的喘息卻完全出賣了他。

  然後他感覺到有什麼濕黏的東西滑過了他的股間。

  「唔!」

  電光石火的剎那,有東西從他身後的小洞探了進去,帶來撕扯肌肉的痛楚。

  「幹!」

  又被撩撥的火氣一下子被澆熄。

  「呵呵……」

  阿方聽見對方愉悅的輕笑聲。



  *

  
  他其實從未想過會和一個男人做到現在這個地步,更何況還是做下面那個,而在阿方緊鎖眉頭、全部心思都在背後的律動時,他的手腕悄悄被鬆綁了。阿方察覺到了,不過也沒再抗議被綁這回事……或者說他也沒空抗議了。

  事實上他正冒著冷汗攥緊床單,好讓不受控的身軀能夠有一個憑藉的地方。

  平時感覺來了也都是和自己的右手相親相愛,實戰經驗尚且沒有,沒想到第一次就來個這麼特別的經驗。

  男生看AV幾乎是家常便飯了,阿方自然也有喜歡的女優,GV……網路上總是容易看見怪東西,載片的時候總是會夾帶幾個掛羊頭賣狗肉的,他是有不小心點開過幾個,還因為幾乎可以殺死貓的好奇心看過一小段。

  於是如今阿方的感想只有一個──GV通通都是bullshit!

  GV上面做0的一個一個都叫得很爽,好像不管是不是處的都可以無師自通,輪到自己做的時候才知道沒那麼爽。


  感覺很奇怪,後面脹脹的,有種想要排遺的慾望,而且那裡神經還很密集,只要那人稍稍動一下就可以清楚感覺到。

  「嗚……呃……很痛……你……你可以不要動嗎……」

  「呼、呼……不做好擴張的話等一下你會很痛,忍耐一下吧……」

  「嗯……唔!」

  「很快就好了……」

  探入的手指增加為三指,每一增加一指一太就能感受到身下的人因為自己的舉動愈發緊繃,弓起的背脊曲線很漂亮,而且似乎是常年運動的關係,勁瘦的腰線特別性感。

  最神奇的是每當他更進一步,明明對方痛苦得不行,卻又很快地放鬆、適應下來,好像早就適應這樣的舉動。

  一太瞇起眼,帶著連他也沒發現的不愉,唇邊卻還帶著笑意,「……你還滿有天賦的……」

  「幹……閉、嘴……唔……」

  阿方兀自喘著氣,突然發現插在他身體裡的手指盡數退出,動作有些粗魯,讓他發出吃痛的驚呼,但那明顯的噗滋水聲卻讓他身上燒得火紅,看不見的地方更是染得紅艷。

  短暫的解脫卻讓他放鬆下來,阿方把臉埋進拉過來的枕頭裡吁噓喘氣著,頗有種大難過後的味道,雖然喘息一會後他很快想到接下來的步驟是什麼,不由得又提心吊膽起來。

  「喂……呃、那個一太,你帶套吧?」微微側過頭的阿方在感覺到對方捂上腰際後忙不迭地改口,這個反射性的舉動讓阿方愣了一下,心頭附上怪異的感覺。

  那種心情也不像懼怕,但就是下意識的想要服從。

  「那是自然……」一太不再多言,垂頭將第一枚吻落在頸部,順著脊椎一路到尾椎,很快彼此尚未褪去的慾火重新點燃,也讓阿方放鬆下來。

  腰被箍住,阿方順著對方的力道半跪起身,清楚體會到有硬物擠開他的股間,抵在身後的感覺讓他頭皮發麻,但卻有另外一種異樣的快感在心頭滋生,那種前後交迫的感覺讓他喘息不已,也不管這種舉動多麼羞恥,略帶困擾地發出邀請:「快……快點進來……」

  「呵……」

  耳畔飄來一聲輕笑,身後頃刻間被比手指更粗大的硬物擠入,阿方只覺得眼前白光一閃,劇痛的感覺在腦袋裡炸開。

  「唔──!」幹幹幹幹幹。痛到一定程度的阿方齜牙裂嘴卻發不出聲音,只仰起頭大口大口地吸著氣,希望能排解這個痛楚。一太也配合著停了下來,順著自己的氣息,就算已經經過適當擴張,那個不擅長從事性行為的地方似乎還是太緊塞。

  「放鬆一點……」一太空著手順著阿方的尾骨來回撫摸,試圖安撫,等著阿方放鬆一點便再度挺身,插進幾分。

  「我努力……嘶──幹你通知一下好嗎!」

  阿方蹙著眉咒罵,聽著後面傳來的笑聲超想殺人,不過終究還是把那個像利刃一樣的東西給納進身體裡,期間阿方不斷感受著放置在腰間上的首長傳來的溫度,意外地覺得被安撫。

  似乎覺得差不多了,一太起先開始輕微的抽送,隨著力道逐漸加大,肉體碰撞的啪啪聲響也愈來愈響亮。

  第一次插入的雙方都還在探索,阿方只覺得身體裡有東西塞著,撞擊的力道像是要把他的五臟六腑都給攪爛了,絲毫感覺不到快感;一太則因為包裹著自己的腸道太緊,並不是很舒服,不過壓迫感還是帶給他一些快感,當快感累積到一定的臨界點時他便抽身而出,把不多的精液給打出來,重新換上新的套子。

  「爽嗎?」阿方懶懶地趴在床上問。

  一直迎合著TOP抽插的BUTTUM其實腰很痠,阿方從對方抽身出去的時候就整個人卸下力道攤在床上,思緒有些亂,不過並沒有很討厭的感覺。

  阿方扒拉了後腦勺一把,一開始那種抵觸的感覺早就淡去,更多得是覺得反正做都做了好像也沒有什麼好糾結的,乾脆直接一點。

  不過他並沒有從這次的性愛裡得到什麼感覺,反正就是還了一次。

  「……不太爽,不如再來一次吧,這次會更好一點。」一太見對方不至可否地聳肩,揚眉笑了一下,他單腿跨過阿方的身體,整個人從背後壟罩對方,在阿方欲起身時壓下他的肩,湊在他耳邊說:「別動,我們換一種姿勢試試看……」

  溫熱的呼吸彿過脆弱的耳畔,一太滿意地瞧著那片通紅的肌膚,手掌游移在對方的背脊上。

  「我說……」

  「嗯?」

  「可以告訴我一下是誰叫你來的嗎?我決定明天去把他挫骨揚灰……」

  「這個嘛……不方便透露客戶姓名。」

  「……」

  「總有機會告訴你,現在的話……我想……還是安靜一點好。」一太收斂了聲音,讓尾語聽上去耐人尋味,他不停歇向下探去,把自己澎脹起來慾望塞進去那著窄小的穴口一點後,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和對方維持的平行,呈現一個伏地挺身的姿勢向下壓去。

  「嗯啊──!」

  剛插進去幾公分,一太就聽見對方難耐的驚叫聲,便知道探對地方了,而聽到自己這麼噁心的叫聲的阿方更是滿臉通紅,前面也硬了。

  「找到了。」一太輕聲說道,就著這個姿勢做了一會後,拉著前列腺被攻擊而腿軟的阿方換姿勢,沒想到看起來人高馬大的阿方其實挺柔軟的,配合著一太接連換體位幾乎沒有障礙,而且似乎是嚐過了那種幾欲燃燒神經的快感,阿方的配合度也很高,大多的時候他都是睜著帶著水氣的眼,酡紅的面容貼著一太。

  「嗯……嗯哼……啊……」

  「恩……呼、呼……」

  「嗯……我、我快了……」

  「呼嗯……差不多……」


  最終,在各自達到高潮後,他們分別倒在床的兩側,陷在凌亂的床單裡,阿方昏昏欲睡地趴著,側過頭卻看見一太耳朵上的一抹光亮,思緒斷線的人會幹什麼事情誰也不曉得,阿方現在就是這樣的狀態,於是他手賤地想伸手抓。

  沒想到剛抓上才一秒鐘,作亂的手指就被人擒住。

  阿方愣了一下,緩衝了好幾秒的腦袋才運轉過來,帶著濃濃的睡意問了一句:「要走了嗎……?」

  「……」

  等了一會沒收到回應,阿方囁嚅了一句:「睏……」也不管身上的黏膩,拉過床單就想翻身睡去,可惜才轉到一半就被人半路攔截,讓他不愉快地瞪著那個打擾他睡眠的人。

  那個人好像開口問了一句話,阿方只捕捉到幾個字,眼睛半闔地說:「方……阿方……」

  那人似乎滿意了,摸了一把他的汗濕的髮絲,在阿方陷入熟睡前勾起唇。 
 
  「晚安,寶貝兒。

  阿方已沉沉睡去。




-END-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