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イナナ│ユキモモ】NO SOLUTIONN 01 - 06/20 Wed

trackback (-) | comment (0) | ユキモモ
 Re:vale 《NO DOUBT》衍生
※可能涉及歌曲最後一幕的腦洞補完,介意慎點。
內容圍繞著MISSION衍生,可以看做一個パロ,這裡的千百都不是偶像,只是一個刑警與炸彈客的愛恨鳩葛。
※人物稱呼少量參考台版稱呼翻譯,大部分依照自己喜好。
※01開始,出現的人物或多或少都有捏造經歷,閱讀過程中有任何不適歡迎隨時點叉。



01

 

 

  『五月初起,川崎市高津區發生幾起零星的火災事件,燒毀的房屋大多是民宅,火警發生的時間多數落在上班時間因而無人傷亡。橫濱警方起初認定為蓄意縱火的個案,進一步追蹤後不排除是人為縱火案件……』

  萬理叼著菸將電視機的音量調小,抓著鍋鏟替平底鍋裡的炒麵翻了個面,撒上調味繼續翻炒。加上大量蔬菜的日式炒麵並不屬於店內菜單上的任何一項,但為了不吃肉的前搭檔,萬理也只能繫上圍裙給那人製作一份特製餐點。

  撒上調味的炒麵漸漸飄出了香味,萬理嗅了嗅味道,眼睛一亮。他用筷子挑起一根麵條試了下味道,擠上美乃滋和海苔粉後,一盤色香味俱全的日式蔬菜炒麵大功告成。

  將炒麵裝盤後,萬理將盤子朝吧檯邊小酌啤酒的男人面前一擺。

  「給,你的炒麵。」

  抓著啤酒罐依然緊盯文件的千斗被香味勾回神,終於捨得放下手裡的工作改抓起叉子。

  「謝謝了,萬。」炒麵的香味引出腹中空空的渴望,千斗嘴角上揚,趁著那張臉格外柔和,「看起來很好吃。」

  面對慾望的千斗永遠都是誠實的。

  「什麼話,吃起來也很不錯的,快點嚐嚐看。」萬理嗔笑,簡單收拾了一下流理檯後,脫下圍裙。

  「如何?雖然少了點肉香,不過千不吃肉應該是還好,會太鹹嗎?」

  「味道很好,蔬菜很甜。」

  「那就好。」

  千斗在進食的時候一般很安靜,萬理見他吃得愉快也沒有特別提起話題,倚在流理檯邊和千斗一同觀看電視新聞。

  由於工作的關係,關注新聞走向幾乎成為日常課題,前刑警萬理雖然已經不在那個位置上一年了,成為一間小咖啡廳的老闆糊弄生活,舊有的工作習慣卻改不了,加上前任同事時不時的光臨,使他依然時刻關注社會上的大小事情。

  千斗迅速解決完餐點,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電視機。

  在地新聞正播報著千斗最近收尾的工作,那是一件情殺案,男方在吵架過程中失手掐死女方,縝密地進行分屍後再棄屍的案件。

  新聞中,攝影機搖搖晃晃追隨著嫌犯被警察駕著收押的畫面,在記者們蜂擁上詢問的嘈雜聲中,萬理聽見千斗不忿地嘖了一聲。

  「怎麼了?」萬理好奇地看向他。說起來殘酷,這類的新聞對他們而言其實已經麻木,更加噁心的事他們都見過,還不為世人所知。

  「那個人渣……」千斗無法忘卻偵訊室裡男人扭曲的臉,毫無悔意的冷笑聲與噁心的愛意,那個幾乎不該是人類的模樣,彷彿生吞血淋淋的肉塊一樣令他反胃。

  千斗說話時的語氣始終給人一種虛無飄渺的感覺,對於陌生人而言可以說是無端高傲,容易激怒人。他們相識的時光可以追溯到高中時期,萬理剛認識他的時候也被這樣的語氣激起怒氣過,畢竟萬理較他年長一點。但千斗是這樣的一個人,他有初生之犢的無畏,心中信奉至高無上的正義,對待事情從來不拐彎抹角,往往能夠揮退灰色地帶一擊中地。逐漸熟悉之後,萬理也逐步摸清了千斗的個性,喜愛上這樣的友人,和他相約要朝警界打拼,替社會的正義力量多添一分助力。

  萬理有時候會想,自己是否也帶點自虐傾向,明明千斗是如此難相處的人,他在專業上有多少天分,性格上就有多少缺點,缺點明明數都不數不清,卻教人難以放下。而且千斗有社交障礙這一點,萬理一度很擔心他,然而志向如此,似乎也由不得千斗任性。

  當然也有部分是千斗在警察大學畢業之後,迅速申調到他的組別有關,萬理不曉得他到底做了什麼,只能猜測出千斗為了能盡早追上他一定付出相當的努力。而他的付出的確是有回報的──大神和折笠的組合,一度在橫濱市警署裡十分知名。

  「千,冷靜一點。」萬理沉默一會,終於出聲制止友人鑽牛角尖的喃喃自語。

  也許是所謂的天才總是有一定程度的病徵,千斗也有,而且這個徵狀脫離了學生時代之後就顯得更加危險,更糟的是本人並不覺得這是一種危險的壓力,需要求助諮詢。如果還是搭檔時期的萬理尚可以有所警覺,然而現在已經不行了。

  萬理以為讓搜查小組的成員都和千斗有緊密關係便可以放下曾經的工作放心離開,事實卻給了他不小的打擊。

  搜查小組的成員們的確成為千斗堅強的後援,卻沒人能更走進千斗這個人。缺了支撐的千斗也許還是棵參天大樹,萬理卻清楚他只是危險的枯木,不曉得什麼時候會承受不了壓力轟然倒塌。

  陷入情緒的千斗有如大夢初醒,終於放下摀住臉的手掌,「嗯……萬,抱歉……」

  「怎麼覺得你這種狀況越來越嚴重了?你真的有好好在控制嗎?」

  千斗置若罔聞,只是沉默地把目光投向萬理,托著腮反問:「控制什麼?」

  萬理對上那對淺色的雙眸,即便看了好幾年早已免疫,依然忍不住讚嘆對方有一對勾魂奪魄的雙眼,好看的過分了,稍不注意便會被吸進去。

  「我說你這個人……真是夠單純的,或者說單蠢?」萬理嘆氣,「對自己的壓力毫無所覺。」

  「萬。」千斗發出警告,好看的眉扭成麻花。

  「千,這麼問好了,你有考慮過再找個室友之類的……」萬理瞅著千斗沉下來的臉色,十分挫敗,「果然還是太難了嗎……」

  千斗神情微動,透著些許古怪,而面對日常憂心忡忡的前搭檔,只擅長在偵訊室裡訊問的他不擅於閒聊,面對關心更加拙於言辭,只言語空泛地安慰道:「只有在萬面前才會這樣,不用擔心。」

  「……」

  絲毫沒有安慰感的萬理真想把收回來的餐盤拍在千斗那張俊臉上,然而普天之下估計沒幾個人做得到,於是他只能兇惡地瞪他一眼,重重把收回來的盤子扔進碗槽裡發洩怒氣。

  「萬好兇。」

  萬理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硬是扭轉話題不打算和他糾纏,在海綿上倒了點洗碗精開始清潔碗盤,邊洗邊指示道:「離開的時候幫我把休息中的牌子翻過來。」

  「……」

  千斗被萬理莫名其妙的凶狠瞪得有些委屈,薄薄的唇瓣抿起,嘴角下垂,每一個眼神彷彿都在無聲抗議萬理的惡行。

  萬理被看得壓力驟增,額角抽搐,這種無解的談話感覺太憋屈,面前又是個不知道從何敲打起的人,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十分糟心。

  「差不多該回去了吧?千。」

  「萬居然趕我走……」

  「……」

  看來是不能進行有效的溝通了。

  萬理索性不再理睬他,自顧自地整理起吧檯。時間已逾晚間五點,再過二十分,小鳥遊紡便會來打卡等待上工,屆時就是晚餐時間了,非必要否則不喜歡人潮的千斗勢必會在那之前離開JACK CAFÉ

  被冷在一旁的千斗看了一會,確認萬理真的不理他,才撇撇嘴沒再多說什麼,將玻璃杯中最後一點冰鎮啤酒喝掉,一反常態地抓起手機。

  萬理整理好吧檯重新注意他時,前者正專注抓著手機,甚至露出堪稱困惑的表情。

  這可真少見啊……

  千斗不擅長電子產品的事情眾所周知,有朝一日居然能看見他擺弄時下流行的通訊軟體,好奇心滿載的萬理見他笨拙地操作著又不得其法,幾乎要笑出來,正打算調侃一下他的前搭檔,千斗對手機的耐心卻是到頭了。萬理只掃到一眼畫面,千斗已經切回主頁,朝萬理擺手示意要撥打電話,得到後者同意後毫不避諱地撥出通話。

  萬理雖無意探查友人的隱私,但千斗就在吧檯邊上講電話,該聽見的還是一句不漏的傳進他的耳裡。

  ……雖然他也的確很好奇就是了。

 

  忙線聲響了幾秒,千斗的電話接通了。萬理依稀聽見一聲驚呼,和千通話的人情緒高漲,可以說是興高采烈,絮絮叨叨地對千說著什麼,雖然聲音模模糊糊的分不清是男是女。

  「……千……怎麼……」

  「晚餐想吃什麼?」撥話方的千斗等到對方一系列驚呼和道歉皆平息下來,才開口詢問。

  「……」

  「什麼都可以?隨我選?也是可以……桃子蘋果汁?萬這裡沒有。」

    「……」

    「嗯、嗯,不行……那個倒是可以……」

  萬理瞧見千斗投過來的詢問目光,配合地搖搖頭。他這裡除了咖啡外是有提供氣泡飲料,但顯然並不能滿足電話裡的那位。

  千斗還在通話,雖然講電話的時候依舊維持一貫的簡潔作風,但萬理聽著他反覆地說著「好」、「不行」,前所未有的耐心,不知怎麼的就覺得他似乎是在電話中的親密愛人進行纏鬥。

  能和千斗順利對話的人,除了他和搜查課的組員們,萬理還真沒見過幾個,似乎普天之下還沒幾個人能入千斗法眼。千斗可是連頂頭上司都不怎麼在意的人,或者說不善於圓滑相處,搞得萬理的前上司來此處用餐時經常和他抱怨。

  更令萬理意外的是,年輕的刑警在通電話時的神情是放鬆的。那可是件特別難得的事情,萬理一直都希望能看見千斗這樣的表情。

  那代表對方找到了新的依托,心靈安定,不再需要萬理時刻提醒他要鬆一口氣。

  萬理眨了眨眼,複雜的感覺湧上心頭,但他並不願打擾他們談話,然而對上千斗屢屢投過來的詢問眼神,還是報出了今晚提供的簡餐菜單。

  「今天晚上提供的是親子丼和雞肉咖哩,嗯……飯量可以增減,可以嗎?」

  千斗點點頭,將手機拿遠一些,「可以,外帶一份雞肉咖哩,麻煩你了萬。」

  「沒有問題。」萬理應了,千斗對他點點頭,轉頭繼續投入通話中。

  萬理沒有立刻動作,他維持著倚在流理檯邊的動作,目光始終落在千斗身上。專注在通電話上的那人沒有注意到萬理的目光,後者樂得自在,任由思緒漂浮在空氣中。一時間時光倒錯,他們都還是青澀的樣子,對未來、社會以及伸張正義有崇高的理想以及抱負……

  直到嘴上叼的菸燃燒到底,萬理才熄掉菸屁股,笑著站起身,開始製作外帶的餐點。

 

  這通電話講了至少五分鐘,最後以千斗不由分說地拋下一句:「那超市見,先這樣。」做了結尾。

  咖哩是已經做好的成品,只要添上米飯就可以上桌,萬理將米飯和咖哩分別打包進外賣餐盒裡,裝袋後置於千斗面前。

  「來,你的咖哩,冷掉的話回去加熱再吃。」

  「我知道,謝了,萬。」千斗確認手機上的時間,拎起一旁的公事包和吧檯上的外賣帶起身,「那我就先走了,謝謝今天的招待。」

  縱使千斗神色平淡如常,萬理還是看透對方隱密的雀躍,使他忍不住好奇究竟是哪個女孩能收服這個橫濱警署赫赫有名的難搞刑警。

  「嗯……姑且問一句,千這是給誰帶飯的?女朋友?」

  已經走到門口正準備推門出去的千斗聞言停下推門的動作,他停頓一下後,側身朝吧檯內的萬理看去,似笑非笑。

  「與其說是女朋友,不如說是給撿回家的小動物帶飯。」

  千斗過往的情史歷歷在目,萬理自覺猜測到真實,短促地笑一聲,糾正他說:「什麼小動物……雖然很可愛,但這樣對女性太失禮了,千。」

  「嗯。」千斗也勾起嘴角,想了想,又補充道:「一開始覺得像是溼答答的黑貓,撿回家吹乾毛後又像是特別大隻的黑色柴犬,或者說,秋田犬?」

  「喂喂……」

  「但是,很可愛。」

  「哈哈,是嗎?」

  「是啊,改天介紹給萬認識。」

  「好啊,我會期待的。」

  千斗又笑了笑,萬理雖然覺得那抹笑容意味不明,卻沒有多想,而千斗收回目光,若有所思瞧了幾眼門把,復而頭也不回道:「走了,萬。」

  說完,千斗推開門走出JACK CAFÉ,將門上的牌子翻成營業中,隔著玻璃門朝理頭揮了下手,身影很快消失在門前。

  「慢走。」

  萬理在後頭說了一句,目光遲遲聚焦在門口沒有移轉,那裡已無人影。他有些恍惚,復又欣慰地嘆口氣。而沒等他回憶更多的過往,JACK CAFÉ大門上的迎賓鈴鐺再次作響。

  穿著吊帶裙的可愛女性帶著蓬勃朝氣踏進店內。

  「萬理先生,晚上好!」

  「哦!小紡來了。差不多該是晚餐時間,加油備戰吧!」

  「是!」






--待續


這篇捏造很多設定,說明一下,萬千雖是不同高中,但畢業後考上同一所大學。

他們是有大學畢業的,而且大學時代是同住的情況,之後一起在橫濱警署工作,搭檔時期破案效率很高,在警界頗具知名度。

從警察退休後的萬現在為JACK CAFE的店主,並未過多考究原咖啡廳的裝潢擺設,僅憑外觀認定與想像,請不要介意。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