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イナナ│ユキモモ】NO SOLUTIONN 02 - 06/27 Wed

trackback (-) | comment (0) | ユキモモ
Re:vale 《NO DOUBT》衍生
※可能涉及歌曲最後一幕的腦洞補完,介意慎點。
內容圍繞著MISSION衍生,可以看做一個パロ,這裡的都不是偶像,只是一個刑警與炸彈客的愛恨鳩葛。
※人物稱呼少量參考台版稱呼翻譯,大部分依照自己喜好。
※01開始,出現的人物或多或少都有捏造經歷,閱讀過程中有任何不適歡迎隨時點叉。
※再補一條預防針,如果是強烈的直升機家長,可能不適合追蹤本文。


02

 

  斗和瀨扛著大包小包撞開家門時,時間已過了飯點許久。瀨不由慶幸在搭電車前路經便利超商時先繞進去買了點吃食滿足飢腸轆轆的五臟廟,才沒讓他可憐巴巴地盯著斗提著那袋咖理流口水。

  只提了一小袋冷凍物的斗進門後直接走向開放式廚房,把手上的東西分類放進冷凍庫裡,跟在他身後的瀨搖搖晃晃地搬著一個略沉的紙箱,搬進門後在客廳的沙發邊放下來,釋下重負的的他長吁了一口氣,手一揮,抹去額頭上一手汗。

  「你買太多了果汁了所以箱子才這麼沉,。你看你,搬得滿頭大汗。」

  「會嗎……」歇了一口氣的瀨蹲下來在裝滿一干生活用品的箱子裡翻找,從底層摸出半打裝的桃子蘋果汁,眼睛一亮。

  「MOMORIN──!」瀨發出歡喜的歡呼,盤著腿坐在地上開始拆包裝。

  斗好不容易把東西歸類整齊,回頭便看見那個信誓旦旦和自己表明是成年人士的男子孩子氣地拆著飲料包裝,忍不住摀嘴。

  「啊!我聽到偷笑的聲音了喔!」

  「噗……你肯定聽錯了。」

  耳朵靈敏的百瀨扭過上半身,皺起整張臉佯裝兇狠地盯了幾眼,甚至露出一口白牙發出類似獸類的低嗥,配上那對尖尖的虎牙倒還真有幾分危險的氣息,可惜千斗絲毫沒感覺到對方的惡意,使得這舉動更像是家養小貓在蹦達。

  站在開放式吧檯後的千斗肩膀一抖一抖,幾乎笑出眼淚,差點害百瀨裝不住臉上的表情笑場,他於是哼了一聲,回過身去繼續拆飲料包裝。

  那個只能稱作大男孩的傢伙把包裝拆了一地,將背後的屋主頻頻投過來的譴責眼神視若無睹,迫不及待打開瓶蓋灌了一大口,端著遲來的晚餐摸索到電視機前面駐紮,打算邊吃東西邊玩遊戲。

  「百!」千斗回到客廳收拾地上的垃圾,抱了一些準備放在一起的日用品起身。

  「什麼──聽不見──」塞了滿嘴食物的百瀨抓幾搖桿,鼓著腮幫子含糊不清地應聲,明顯不打算放下遊戲。

 對住處擺設有些許潔癖的千斗盯著那個被汗浸溼的後腦勺幾眼,放棄了使喚同居人的這項念頭,分批幾次將東西歸類好,才進了臥室簡單沖個澡,換掉身上使人透不過氣的西裝襯衫。

  若不是工作需求正裝,不受束縛的千斗還真不愛穿這樣的衣服。

 

  日子悄然接近六月,炎熱的天氣因為梅雨季的來臨帶來許多水氣,海風一吹,悶熱又潮濕的感覺使得這個臨海的城市過得不太舒坦。

  千斗沖了個冷水澡出來後,窗外有了些許動靜,不一會便窸窸窣窣下起了雨。他換上寬鬆的家居服,一邊用毛巾擦拭著濕溽溽的長髮,單手拎著一條毛巾回到客廳。

  沒有開空調的室內很是悶熱,百瀨僅是坐著打遊戲便又憋出了一身汗,寬鬆的上衣濕透了,緊貼在身上,繼而描摹出寬肩窄腰的身材曲線,一頭捲翹的頭髮服貼在腦袋上,看起來彷彿剛從水裡撈上來的小可憐。

  儘管濕黏的感覺十分不舒服,百瀨依然專心致志地抓緊搖桿飛快地按下按鍵,遊戲畫面上的角色衷心地順從他的指揮上竄下跳。

  專心的程度之強烈,就算千斗已經駐足在他身旁兩分鐘也絲毫沒有分神。

  這可真是……不得不佩服他的專注力。千斗不懂遊戲,將較於百瀨的熱中程度,他可以稱得上是興致缺缺。他也並不是很介意百玩遊戲,但有些介意對方過於專心而不理他。

  「百。」長髮男人有些無奈。

  「什麼什麼……」

  千斗沒有接話,直接把手上乾淨的毛巾蓋在百瀨的頭上,惹得一雙眼緊盯螢幕的百瀨左躲右閃迴避千斗替他擦拭頭髮的動作。

  「千、千,等等等等……我快要抵達終點了,先別打擾我。」

  「……」千斗本來彎腰替他擦頭髮,聞言沉默了一下,輕拍了一下對方的腦袋,沉默地回到沙發坐下。

  螢幕上的畫面是第一人稱的視角,手握雙槍,在地圖上急速跑酷之外還得時不時左顧右盼,迅速擊落干擾的敵人。畫面動得飛快,但畫面上的小地圖確實顯示著百瀨控制的角色勢如破竹地衝向終點。千斗看得眼花撩亂,索性專心擦拭起自己的長髮,腦中卻不由自主地迴盪著百瀨犀利的眼神,那樣裝專注而犀利的目光。

 

  「結束了!」遊戲畫面上跳出通關成功的字樣時,百瀨立刻發出熱烈歡呼聲。他滿足地吐了一口氣後大字形仰面躺下,上半身躺在地毯的範圍裡。頂在腦袋上的毛巾落在地毯上,墊在他的腦後。

  百瀨揉了一把乾澀的眼,從倒立的視野裡找到千斗的身影。

  「千──!」他拉長語調,發出快樂的呼喚,然而對方僅是抬了下眼皮淡淡看了他一眼,繼續和那頭長髮爭鬥。

  被忽視的百瀨不愉快了,他皺皺鼻子,飛快從地上爬起打算蹭到刑警大人的身邊,結果又被對方淡淡地瞧上一眼。

  四目相對,百瀨煞住腳步,後退至方才坐著的地方,將食用後的餐盒和飲料罐胡亂拎起,小跑去廚房倒垃圾,洗了手才回到客廳。

  遊戲通關的音樂還在重複播放,迫不及待的百瀨以沙發椅背為支點,撐起身體向前一翻,落坐的地點正好就在千斗的手邊。

  千斗抓著髮尾擦拭,目不斜視,就在此時,一個還帶著水氣的大腦袋不容拒絕地枕上他另一邊的肩胛處。專心致志的刑警依舊紋絲不動,那顆大腦袋的主人發現單單枕在上面並不足以動搖他,奮力用頭頂抵著刑警的肩膀來回轉動腦袋撒嬌。依然沒被理睬的百瀨還是不洩氣,曲起一條腿,側過身體伸長雙手環住那人的腰,不依不撓地死命用腦袋往對方懷裡鑽,嘴上討好地喊著他的名字。

  「千……理理我嘛……」

  「……」

  真不曉得這種撒嬌的招式是從那裡學來的。千斗心想。然而他的確被纏得沒辦法,終於停止執行沉默抗議的方案,對上百瀨那雙小狗般的眼神。

  「百是從哪裡學來的撒嬌模式的……真是敗給你了。」千斗無奈,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那顆圓圓的腦袋。

  「嘿嘿嘿。」百瀨發出短促的笑聲,在千斗沒有注意到的地方,露出有些懷念的神情,然而一個眨眼後,那樣脆弱神情迅速退去,像是不曾存在過。

  「以前和姊姊吵架,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道歉,很常這樣和姊姊撒嬌,她被我纏得沒轍,氣消了還會買冰反過來安撫我。」

  「是嗎?我沒有兄弟姊妹,也不太能體會這種感情牽絆。」

  「哈哈哈,千如果有兄弟姊妹的話,一定也是像你一樣漂亮又帥氣的人吧!」

  「漂亮?」千斗笑了笑,「誰知道呢……難以想像。」

  「總之我的姊姊很溫柔吧!而且冰真的很好吃,雖然年紀太小不記得到底吃到了什麼樣的冰棒,但至今我都記得那個好滋味。」提及往事的百瀨神采飛揚,像是渾身都充滿快樂因子。

  「她還會摸摸我的頭,嘻嘻。」

  「摸頭?像這樣?」

  千斗忽然伸手在對方毛茸茸的頭頂撸了一把,又搓了搓以示和好。百瀨大喜過望,臉蛋在那溫熱的胸膛上使勁蹭了蹭。

  這一刻的百瀨又像是得了莫大獎賞的大黑貓,從懷裡抬頭看向他的雙眼也是軟的。一旦有了這樣的念頭,千斗便制止不了腦袋飛奔的思緒, 覺得無論百瀨做什麼都像是擬人版的大貓,每一個動作都帶著可愛的元素。

  「千、千,回神。」

  能言善道的千斗收回飄忽的神識,對上那張疑惑的神情突然辭窮,象徵性地咳了兩聲。

  明明平時對可愛的事物都挺無感的,抵抗力偏偏在此時失效了。

  「熱出一身汗還玩得這麼起勁,也是佩服你的意志力。」千斗說。因為懷裡賴著一個大型障礙物,他不得不將手擱在對方的後背,在那潮濕的背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拍打著節奏

  百瀨賴在千斗的懷裡不願動彈,嘿嘿笑了幾聲說:「這款遊戲我期待很久了,玩了快一百小時!一百小時!好不容易才打到九十九層,太興奮了於是想一口氣通關嘛……千也可以試試,不會很困難的。」

  「我其實對遊戲比較興致缺缺。」

  「哎……都沒有喜歡的嗎?我以為男生多少都會玩一點遊戲。」

  「嗯。沒有。」

  「哈哈哈,那就沒辦法了。除了運動之外,我最喜歡打遊戲了!」

  「嗯……不是很能理解。」千斗頓了一下,「雖然不是很理解,但我現在很清楚一件事情。」

  「什麼什麼?」百瀨從那個帶著沐浴香氣的懷中直起身。

  「你可以從我身上起來嗎?味道有點……」千斗思考了一下,「像是大學的男生宿舍的感覺,就是那種一個禮拜不洗衣服酸臭味。」

  此話一出,本來還興致高昂的百瀨不高興了。

  「哎──千明明拍得很高興!」

  「手沒有地方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

  被嫌棄的百瀨不可置信的哇了一聲,瞪大眼睛以示抗議。千斗一眼就被那一對尖銳的虎牙給吸引了注意力。

  「居然變成我的錯了……?」

  「說實話,真的是有點擋路。」

  百瀨簡直想就近咬上千斗的喉嚨,結果中途又被玩心大起的刑警不經意間露出來的笑容打消了念頭。他摩磨牙,還是沒下嘴,間接免去了一場襲警的現行案。

  「話說回來,小百沒讀過大學,高中畢業就出社會了。啊,充滿汗臭的足球社辦倒是很清楚,就是那種汗水淋漓的青春的味道吧?好懷念……哎,等等、這樣的小百就不可愛了嗎!」

  「百不是已經擺脫青春末期很久了?而且不久前你還信誓旦旦地說過自己是成年男性,記得嗎?」千斗的雙眼閃過促狹的笑意,「如果是帶著汗臭的話,的確是不太可愛。」

  「嗚嗚嗚……怎麼這樣,小百大受打擊,HP都歸零了……」百瀨正襟危坐,情緒低靡的樣子彷彿頭上垂了一對了無生氣的耳朵。

  「乖孩子。快點去洗澡,洗乾淨的百就會變得很可愛了。啊,換好衣服就可以開空調了喔。」

  千斗安撫道,受那不存在的耳朵引誘,又摸了摸他的頭。

  他注意到被摸頭的百瀨會下意識地瞇起眼睛,帶著些微的期盼,似乎被摸得很舒服的樣子。雖然他在期盼什麼千斗不清楚,可能連百瀨本人也沒注意過自己的表情,而他只是覺得可愛。

  可愛,手感不錯,多摸兩把。

  「千是大壞蛋!敷衍鬼!」百瀨在千斗停下動作並且發現後者沒有繼續的打算後驀地暴起,踩在沙發上居高俯瞰。他佯裝怒意地從鼻子吐氣哼了一聲,在千斗準備訓斥他不要踩在沙發上之前抓著手機撒丫子逃跑了。

  啪的聲響傳來,浴室的門被重重關起。

  千斗回頭望了一眼,聽見浴室裡頭傳出嘩啦嘩啦的水聲後才摀嘴低聲笑了起來。

  肆意地笑了一會,他望著以往都散滿案件資料如今缺空空如也的桌子發怔,竟感到有些無所適從。

  自從屋簷下多了一個莫名其妙投宿於此的人開始,千斗就開始避免將案件帶回家中處理,以防一些不公開的機密洩漏,只有隨身攜帶的手札還記錄了一些資訊供他思索。

  這項決定同時也大大降低千斗除了正常上班時間外自主加班的時間,致使十分重眠的他睡眠時間多了不少,睡眠品質直線上升。良好的休息連帶著脾氣也較以往好了許多,在工作量爆炸的日子裡顯得十分難得,甚至被自家組員們調侃說從大神警官退休後就沒見過他這麼平和的樣子,簡直像是換了一個人。

  事後重新縷過思緒,連千斗都很意外為什麼會腦袋一熱應下百瀨堪稱失禮的請求,簡直像是被鬼魂附身。

  但百瀨當時的神情,好似在等待別人答應他的求婚那般鄭重,彷彿提出的請求是一生一次的限定話語,認真的叫千斗難以忘懷。

  而百瀨這個人像是天生就有魔力一般,使人不忍心讓他失望。

  於是千斗遲疑片刻,終究應了下來。

 

  同住的第一天,千斗迷迷糊糊地起床準備上班,還被飯桌上的憑空出現的早餐嚇了一大跳,才逐漸有了「屋子裡多一個人」的實感。

  他以為獨自一人生活了這麼多年,突然要分享出另一半空間會很不適應。結果並沒有,大學時期的習慣眨眼間便掙脫收集回憶的匣子洶湧而出。

  時光好像倒流回大學時期,屋子裡有另外一人存在的痕跡,感覺不再那麼空曠,燈光也染上了暖色調,莫名的安心。連食宿都有人惦記的日子太美好。

  要不是回家時開門迎接他的不是年輕時的萬理,千斗都要以為他還在夢裡。

 

  日子在流淌,很多時候昨天、今天抑或是明天都別無二致,百瀨的作息和千斗不同,如果不是刻意為之,其實兩人在早晨能見面的次數寥寥無幾。並不是作息顛倒,而是百瀨永遠比千斗要早起,也比千斗早結束工作回到家裡。

  千斗沒有過多探究對方所謂的「自由業」究竟從事了些什麼,他選擇性地忽略了一些問題,只在乎當他回到家的時候有沒有人等門。

  不探究過多是千斗的信任基礎。

  當然在這之間,還是發生過一次事後回想起來,格外令千斗尷尬的事情。

  有一晚他應邀出席同事們舉辦的餐會,餐會的地點是在一間價位偏低的居酒屋,勝在物美價廉和餐廳的氣氛熱烈,千斗經不住同事輪番敬酒,加之心態輕鬆於是多喝了幾杯,然而壞處便在散會後顯露出來。

  不太優質的酒精喝多了有些上頭,知道自己醉了的千斗索性搭乘計程車回到住處。

  他在車上打著盹,迷迷糊糊地想著。

  千斗嗜酒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認真細究幾乎可以追溯到未成年的時候。成年工作後也經常在外飲酒買醉,甚至在喝醉之後和前來搭訕的女人一夜情的事情也有過,權當作釋放壓力。

  然而大學時在外喝醉,回住處往往會被萬理訓話一通,是他平淡無奇的人生裡少數有不一樣的色彩。

  因為太過懷念,千斗不清晰的腦袋裡浮現舊有的記憶,下意識地認定一定會有人罵罵咧咧的在家等待,等著他回家,接著訓他一頓。

  於是在推開家門的那一刻,他朝裡頭喊了一聲:「萬……我回來了。」

  「哎?」有人吶吶的應了一聲。

  預想的情節沒有成真,回應他的是一把不同於萬理的嗓音,聲音帶著一點粗糙的感覺,聽上去不夠圓潤,卻讓人忍不住想探究更多。

  千斗醉意上頭,意識逐漸模糊,只從迷濛的視野中看清回應他的不是萬理,卻一時間沒理清楚究竟是誰站在那裡。

  那人舉著手機,似乎剛結束通話,面對突如其來打開的房門,臉上全是猝不及防的訝異。甚至在聽見千斗喊的那聲「萬」時也沒有露出除了詫異之外更多的表情,只是定定地看著他捏著鼻樑驅趕上湧的醉意,意義不明地勾起笑容。

  「啊,是百啊……」千斗好不容易在酒意中掙扎著跑完思緒,慢吞吞地開口。

  「是我。」

  百瀨回應道,而後他上前接住千斗醉倒在玄關的身體,輕柔地擁進懷裡,悄聲說:「歡迎回來。」

 

  *

 

  百瀨沐浴完踏出浴室時,聽到客廳的方向傳來斷斷續續的吉他聲響,他好奇地駐足聽了一會,好不容易將那些片段的音符串成旋律,自主哼了一小段後,他循著弦聲找到窩在客廳角落的千斗。

  本來擺在客廳角落,以為只是充當裝飾品的吉他正被千斗抱在懷裡,對方盯著散落在地上的樂譜,隨意撥弄著吉他弦。

  靠近一看,百瀨才注意到對方根本沒有認真在彈奏,而是透過撥弄吉他弦的無示意動作整理思緒。他時不時彈上一小段,也不在意彈的對錯與否,一節旋律過後便停下動作繼續神遊。

  然而那幾段串起來的旋律卻讓百瀨撓心撓肺地好奇了起來。

  他看不懂樂譜,只能等千斗繼續彈奏下去才能窺探歌曲的全貌。

  終於,再也忍不了好奇的百瀨出聲呼喚魂遊物外的千斗。

  「千……這首歌是什麼?從來沒有聽過。」

  「嗯?喔,這個啊……」

  千斗這才如夢初醒,瞅了一眼百瀨那張憋不住好奇卻不知道該不該打擾他的難受表情,繼而發出輕微的笑聲。

  「高中時代和朋友一起做的曲子,玩票性質。雖然填了詞,卻也不算是完成品。」

  百瀨遲疑地瞧了地上的譜一眼,鼓起勇氣問道:「歌名是?」

  「嗯……姑且可以叫做未完成的我們吧。」


--

再次祝小冰太太生日快樂>_<

稍微說點什麼……最後一段姑且先這樣,有機會修掉。
想營造一些不一樣的選擇給萬桑和千,彌補一點缺憾,之後會慢慢寫出來,還有百的很多設定這裡也還沒辦法寫到。
有在噗浪說過這個沒意外會收錄在八月高雄場的刊物裡,如果趕得上的話XD
想好好的連載一次文章看看能不能寫出我自己也喜歡的作品,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被詐欺一下,和我一起走到結局。(會出成刊物一定會結局啦)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