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イナナ│ユキモモ】NO SOLUTIONN 03 - 07/17 Tue

trackback (-) | comment (0) | ユキモモ
Re:vale 《NO DOUBT》衍生
※一直KEY一樣的防雷好煞風景,就這樣吧,可以往前看一下防雷TAG。
※強烈的千或百直升機家長,可能不適合追蹤本文。


 03

 

  「了先生,我不是說過好多次不接這樣的委託,你簡直在為難我……」

  「……」

  「啊──真是的!有夠難溝通!我再重申一次,月雲了先生,我不接殺人的委託,如果您有需要就吩咐其他人去,你手下的其他人我管不著,但不要找我。」

  「……」

  「啊啊、我知道,那件事我會完成的。但千葉那裡……畢竟平常有在來往……」

  浴室內的流水聲迴盪在耳邊,百瀨從鏡子裡看見皺起眉頭的自己,電話那頭的聲音依然趾高氣昂地說著話,對他下達指示。

  吱吱喳喳的像是麻雀般聒噪的男人,有那麼一瞬間,百瀨想不管不顧地掛掉這通電話。

  「啊,是這樣啊。嗯,為了誰嗎……誰知道呢,這種事情……」百瀨深吸一口氣,浴室裡還有殘留下來的沐浴乳香氣,折笠千斗身上的香氣。

  「我最近……有點私事,對,大概二週,之後會再聯絡你。」

  「……」

  「哈哈,不會有危險啦,不用派人跟著我,我可是春原百瀨啊……那就這樣。」

  百瀨將電話掛掉,將手機裝入防水袋裡置於洗臉台上。

  他脫掉上衣,結實的胸膛倒映在鏡中,本來應該光滑的肌膚劃上許多細小的紋路,坑坑巴巴的,像是小孩子抓著尖刀惡作劇一般破壞了整體的美感。

  「真醜。」百瀨盯著身上的舊傷口,手指一寸寸劃過那些醜陋的痕跡,手掌從胸膛逐步向下滑落,像是愛撫在身上的動作,蠻橫地拉扯著他的思緒。

  腦中迴盪著過往的記憶,那是個激情的夜晚,他不假思索地把某個人救下來,在面對被下了藥的對方陷入的迷惘。

  而他終究在看見對方的自慰現場迷惑了心志。

  那一晚的吻,喘息,熱度,激情,最後化作他心裡的秘密,成了一個再也不會構築的美夢。但也已經足夠讓他回味了,只要心中貪婪的慾望不再膨脹,他可以忍耐。

  「呼……」百瀨驀地把手向下一伸,握住自己的慾望。

  手指不間斷的撫慰讓百瀨憋不住聲音,他跌跌撞撞地站進淋浴間,一掌拍下水頭龍的開關,強勁的水流頃刻間從花灑噴出,冷水刷的從頭頂灌下,致使慾火中燒的百瀨打了一個激靈。

  他吐著濕熱的氣息,腦海盤旋著罪惡感與渴望,混雜的糾結心理夾雜在自慰的快感裡,使他備感興奮。

  「千……」

  而所有緋色臆想,最終隨著百瀨逐漸加快的動作成了一攤液體,順著水流消失在這狹小的空間裡。

  百瀨直起腰,眼皮在水流拍打之下瑟縮著,即便如此,他的目光仍舊執拗地注視空盪盪的掌心。

  粗糙的掌心除了長年拿刀而指節長繭之外空無一物,就像他的生活一般空泛。

  如果那個時候能有所選擇……

  百瀨轉動手腕,緩緩揚起笑容,舌尖一寸寸舔過唇瓣。乾燥的唇瓣滲出了血,帶來一絲快意。

  他將自己剖成兩半,一半的他尖叫著,一半的他冷眼旁觀,不管哪一邊都是血淋淋的模樣,但他甘之如飴。逼迫自己面對現實的春原百瀨並不難受,唯有親自在心上劃下刀痕,他才能平復心中的惶惶不安,待在這個地方,繼續與貪婪的自我共存。

  他面露微笑,如釋重負。

  不過只是妄想罷了。

 

  *

 

  五月底,川崎市內的民宅火警仍舊頻繁發生,使得川崎市警署不得不調整偵辦方向,朝人為因素方向偵查。與此同時,川崎市與緊鄰的橫濱市邊界也不太平靜,疑似有年輕的暴力團體發生衝突,甚至在橫濱市的幾個灰色地帶大力挑釁。

  橫濱市的地下帝國在近十年裡已經逐漸從這個海港城市淡去色彩,洗白了大多數的勢力,同時也與警政單位都保持良好的互動。

  事實雖如此,千葉家的勢力也是擺在那裡,做黑的本質依然不可忽視,也沒有哪個正義魔人吃飽撐著會想去管那些地區的事務。因此這幾個灰色地帶的衝突業務完全就是燙手山芋,相安了數年,一朝失衡便令兩市的警署苦惱不已,大有互推皮球的意思。

  千斗才踏進辦公室,劈頭就被組員甩了一疊公文。

  組員山田對著他搖頭,語焉不詳,「本日大案件,燙手山芋啊、燙手山芋。」

  千斗不解,與他四目相對的山田雙手一攤,聳聳肩,他於是低頭看手上的文件。

  快速瀏覽完文字的千斗哼出一聲冷笑。端著杯子經過他的山田拍拍他的肩,嘆氣後搖搖晃晃地走出辦公室。

  山田邊走邊想著,他們這位孤傲的折笠組長最不喜別人覬覦他的關係網,想靠他的人情來處理事情,偏偏莫非定律是一塊難纏的黏皮糖,最抗拒什麼就來什麼。

  不過也是沒辦法的吧。山田在茶水間裡往杯子裡添加新的茶葉,思維發散。

  折笠千斗的名號是在橫濱警方和千葉斡旋之中打響的,加上那張臉,當時也是在媒體上轟動一時,山田至今都記得當時折笠精彩的表情,「警界美男」、「最想被臨檢的警察」之類的種種稱號也有如過江之鯽在網路不停推送。然後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橫濱警署的折笠千斗和千葉家交好的傳言扶搖直上,實在是個危險的傳言,卻幾乎成為了橫濱市和川崎市警方共同印象。以至於會有現在這般例行公事的無理要求也無可厚非。

  輿論殺人哪。

  雖然對於上頭下達的這項指令,千斗只是將文件一摔,諷刺一笑,「無稽之談。」

  組長的反應山田毫不意外,他好整以暇地喝著茶,連放在千斗身上的注意力都沒多維持一秒。

  山田喝了口茶,喳吧嘴說:「組長如果再去署長面前拍板抗議的話,大神放話過會來這裡把我做成雞鬆便當。」

  聽見萬理的名字,千斗的表情緩和許多,「萬沒有這麼兇殘。」

  「當然也包括你,組長。」

  「始亂終棄的萬。」千斗立刻改口,托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茶。

  茶涼了。

  山田連眼皮也不抬,逕直道:「以前大神還在,每回散打練習時,我都被大神壓制海削一頓,那時候可沒感覺出來他和藹可親。」更別說那手槍法,還真是可惜了……

  當然,關於大神萬理的事情山田也就放在心裡想想,可不敢隨口閒聊。指不定組長聽了一眼不合拿刀戳他,為了小命以及飯碗著想,三思而後行方為上策。

  山田心思轉了幾回,手指不斷敲打鍵盤。

  「山田……」

  「組長有什麼吩咐?」

  「吩咐是沒有,只是覺得……你太缺乏鍛鍊了。」

  「……」

  山田咳了幾聲,「總之那邊出問題,上面就會盯上你,只能麻煩你擔待點了啊,組長。」

  「總覺得山田變壞了,是萬的緣故?」

  「只是大神來送餐時的時候進行了一點友善交流。」

  折笠千斗忽然露出一記稱得上微妙的表情,山田和他對視一眼,渾身一震,內心警鈴大作。果不其然就聽見他們偉大的組長端著手臂,語氣夾帶笑意調侃道。

  「那、打得贏萬了嗎?」

  山田答不上,僵硬的表情和暗地偷翻的白眼折笠千斗都看見了,達成目的的他瞇著眼真心實意的露齒一笑,輕飄飄又補上一句,「要加油喔,山田。」

  「……」

  山田覺得今天的組長看來是不能好了。


  *

  刑警的事務其實很繁雜,不管是搜查一課或十課,手上一定都有幾件棘手的案件等待辦理,辦得好是大功一件,辦不好就是上司沒完沒了的盯哨。運氣好足夠好的組別,能夠和上級力爭,內部移轉給其他組別讓別人去煩惱是最高準則,不夠好的組就只能和案件的卷宗相看生厭,求神明保佑時間到了自然能夠發現端倪。

  上午的工作除了毒品竊盜相關的通緝犯案件、地方衝突,就是政治人物方面的維安工作,最後則是跟進川崎橫濱邊界的衝突。

  橫貫橫濱市的千葉家,更為國人所知的肯定是底下的藝能產業──星影娛樂事務所;川崎市方面的權力更迭則是經歷一段時期的混戰,最終由橫空出世的月雲家吞併上一代勢力掌握實權。外傳月雲內部並不太平,歷經親族間的權勢角力,如今掌握實權的當家──月雲了,憑資歷而言,在地下社會裡隸屬新生代。然而所屬月雲家的月雲娛樂事務所卻是藝能界行之有年的老牌事務所,底下不乏當紅能人。

  就千斗的所知,千葉家的老頭子早在幾年前為了兒子甘願棄守橫濱的地下事業,權力下放。五年內將千葉家洗白,只餘下名望用以震懾橫濱市裡根基不穩的年輕團體。年輕團體向來浮躁,沒有忌憚的對象對其他活動勢力也是麻煩,因此尊崇千葉家為精神領袖也算是眾望所歸。無論對千葉家評價如何,大多數勢力還是對千葉家敬畏三分。

  雖然不能排除千葉底下的人無端生事,但種種往事歷歷在目,較有可能的還是來自於川崎那邊的挑釁。

  千斗其實不怎麼喜愛娛樂新聞,每天為了一點小事紛紛擾擾,太吵雜了。有空專注藝人今天生小孩明天結婚,還不如多看兩眼卷宗,多的是尚待偵辦的案件。但無奈工作所需,該看的還是得看。更何況這次牽連到千葉家,與千葉志津雄的忘年情誼,再加上對千葉JUNIOR感興趣,於情他也會稍加注意。

  星影和月雲的矛盾眾所皆知。

  產業的資源的餅就是這麼大,東分一點西分一點就所剩無幾了,遑論後頭還有源源不絕的人排隊要吃上一口。誰不想端金飯碗過日子,即便不鑲金,那也要搶下堪用的那隻碗。



  午餐時間,千斗撥空致電到千葉家。比起透過網路上了無生息的文字,算的上年輕世代的他作風老派,認為電話或者面對面談話實際。

  讓他驚喜的是,接起電話的不是任何一位千葉家的家樸,而是那個性格不壞卻愛故作頑劣和父親作對的千葉JUNIOR

  「喔!大和啊……」千斗的語氣輕快,不無欣喜。自從他幾年前從綁架犯救下這名少年──如今也成年了,便對這位千葉JUNIOR有莫大的興趣。

  『……』

  「最近過得如何啊?還和以前一樣和酒肉朋友混在一起嗎?」

  『你打電話就是來嘲諷我的嗎?折笠先生。』

  「折笠先生好見外啊,叫千就好了。我找志津雄先生。」

  『……稍等。』

  對方的語氣疏離且僵硬,一聽便知這位千葉JUNIOR還是沒放下和志津雄先生的心結。千斗在心底嘆息,用手指卷著垂在身前的一縷長髮把玩,等待電話再度被拿起。等待的途中,千斗甚至聽見大和走遠的腳步聲,交代下人請「千葉先生」接電話,又和人交談了一會,才返回電話的旁邊。

  千葉志津雄的聲音插入這通電話的時候,大和立刻掛掉通話。

  千斗抿唇,露出一個微笑,接在千葉志津雄的聲音後頭回答:「午安,志津雄先生,我是折笠……」

  有剛才大和接電話的小插曲,千斗於是和志津雄話了一會家常,內容無非就是聽這位跺跺腳也能震一震都市的大佬訴苦關於兒子──二階堂大和的瑣事,聊了一會才提及正事。

  雖說是正事,在情形未明的的情況下,千斗考慮半晌,還是斟酌詞彙,迂迴提出問題。

  「志津雄先生,最近有沒有遇到什麼麻煩?」

  志津雄沒有立即回答,沉默一會,反倒直接挑明千斗的疑問。

  『你是要問川崎那邊的事情對吧?』志津雄沉聲一笑,『有。雖然詳細不方便透露,但姑且可以告訴你,千葉星影在川崎邊界的產業的確受到過激派的不明人士挑釁。』

  千斗有些訝異,「所以的確是針對千葉……?」

  『哈哈哈,小子,如果你不是警察,我倒是很樂意授權給你去處理。』

  「真是遺憾……」千斗跟著笑了幾聲。

  『八九不離十。至於是哪方面的勢力……月雲當家一換第三代,胃口比以前大了不少。』

  「多少有耳聞。」月雲了幾次的記者會千斗剛好都有看到,實話說,他並不喜歡那個人。

  『他放話說會讓星影倒台,甚至會摧毀千葉家──給我下了一份這樣的挑戰書,真是……後生可畏啊。』

  志津雄驀地沉聲大笑,聲音宏亮,但千斗從裡頭聽出他不想再繼續談論這項話題的意思。

  『有空來一起吃個飯吧,小子。』

  果不其然。

  「好的,有空一定登門拜訪。」千斗笑著應答,通話到此為止。

 

  *

 

  下班前臨時進了一件海邊浮屍案,千斗被呼叫緊急出勤處理。等到現場排查過疑點,整個案件進入程序,已是華燈初上。

  好不容易可以離開警署的千斗也不打算在外面覓食了,拎著公事包在路經超商時買了一手啤酒,兩手拎著東西逕直回到住處。

  他推開門時,屋內透著反常的寧靜。沒有放聲大作的遊戲音效,也沒有窩在電視前面打遊戲的人影。千斗的腳步滯留在玄關,停了一會才脫掉皮鞋踏進屋內。

  他在牆上摸到了大燈的開關,啪的一聲響,客廳大燈乍然亮起。

  與此同時響起的還有些微的嚶嚀聲,從沙發的方向傳來。

  千斗提著東西走近沙發,靠近的時候,百瀨靠在沙發上那顆毛茸茸的腦袋出現在視野裡。等千斗完整看清百瀨的身形時,發現後者縮成一團,有些憋屈地倒臥在雙人座的沙發椅上,眉頭打結,顯然睡得不太安穩。

  「百……」千斗伸手搖了幾下試圖喚醒他,動作輕柔地伸手撫過他的頭髮。然而百瀨毫無知覺,依舊沉沉地睡著,和平時警惕的他大相逕庭。

  百瀨其實很淺眠。這是千斗最近知道的事情,還是因為半夜突發地震的緣故。沉沉睡在床上的他在大半夜時被一臉著急的百瀨搖醒,睡眼惺忪還帶著沒睡飽的怒氣被對方半拖半拉帶到大樓外。

  當時千斗嚴重怠速的腦袋裡只留意一件事,便是百瀨的神色太過清醒,一點也沒有睡眠中被打擾的樣子。後來也的確讓他驗證了這件事。

  那對反著桃色光輝的雙瞳一旦露出如同豺狼虎豹般的眼神究竟是什麼模樣,千斗那一晚看得非常清楚。

  而這樣敏感的人究竟都有什麼樣的背景經歷,千斗不敢深想。

  「唔……」

  蜷縮成一團的男子終於有了動靜,他緩緩睜開眼,有些迷濛。

  大夢初醒的百瀨似乎搞不清楚狀況,摀著腦袋發出嚶嚀,甚至錯把千斗認成別人。

  「了先生……你怎麼還在這裡?我喝不下了……」

  千斗伸長手的動作停滯在空氣中,縈繞在百瀨身上的濃厚酒氣撲鼻,使他微微皺起眉頭。

  百瀨意識不清,嘴裡發出低鳴,艱難地拱起身子,跪坐在沙發上。

  「水……」百瀨舔著嘴唇,斷斷續續睡了一段時間的他口乾舌燥得很,雖然淺意識覺得站在身旁的是那位麻煩的月雲掌權人,他還是朝身邊的人要了水。

  過了一會,還真有一杯水遞到面前。百瀨垂著腦袋,含糊地道過謝後接過水,雙手捧著杯子,動作遲鈍的嚥著水。

  等他把一整杯水都喝完之後,才有一道聲音開口問道:「喝酒了?」

  這個聲音、這樣的問法……這句問話一下竄入百瀨的腦海,使他微睜的眼有一瞬間清明,而後又不敵酒意滲透,眼神逐漸迷濛。

  「唔……陪客戶喝了幾杯,沒想到後勁太強烈,就、睡著了。」

  聽見「客戶」一詞的時候,百瀨能感覺到身旁的人明顯的放鬆,似乎相信他這番說詞。芒刺在背的感覺減輕了不少,百瀨鬆懈下來,晃了晃渾沌的腦袋,心中攀高的警戒終於偃旗息鼓。

  「百。」

  「嗯……?」

  「很過分吶,百,居然把我認成別人。」

  「唔、抱歉……」

  百瀨聽見有人用著一把輕柔的嗓音對他控訴。聲音太溫柔了,讓他忍不住壓下身子,側耳想要聆聽的更仔細一些。結果腦袋突發暈眩,冷不防摔進對方的懷裡。

  然而對方似乎也早有準備,一點也不意外地穩穩接住他,甚至在百瀨耍賴似的雙手纏上腰際時也放任為之。

  渾沌的世界中,百瀨聽到一聲嘆息。

  他突然有種扭捏的情懷。

  如果能時間停留在這一刻就好了。

  如果他沒有點燃火引,就好了。



--

沒有酒後亂性 & 不知道自己寫ㄌ什麼(神經壞死)

Q_Q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