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ヒプマイ】一郎生日賀 - 07/26 Thu

trackback (-) | comment (0) | ヒプマイ
#2018山田一郎誕生季
#TDD部分捏造

推し生日快樂!!!!!!!!!!




--

 

  加入The Dirty Dawg 不過是一時的衝動,源於不可理喻的崇拜,行動則像是中學時偷偷摸摸在男廁裡抽菸一樣,絲毫沒有考慮後果。

  一郎還記得慕名前去的那天,他第一次站在休息室外頭,便聽見裡頭亂數和左馬刻的正在對戰,風格迥異的RAP卻有著同樣強悍的精神力,挾帶足以改變世界的勢頭,是他那時憧憬的高度。要不是當時的亂數和左馬刻純粹是吵架後的練手,有所收斂,年輕的山田一郎可能就因為撐不住巨浪般的精神壓迫力而踉蹌逃走,從此錯過和The Dirty Dawg相遇的機會。

  山田一郎平復躁動的心情,深呼一口氣後,懷抱百分百的自信心,推開了門。

  他沒有轉頭,於是終究邂逅了The Dirty Dawg,接著成為這個劃時代的RAP團體中的一份子。

 

  迎接他的是左馬刻惱火的瞪視,橫濱黑社會的眼刀子幾乎可以殺人,一郎頓了一下,旋即停下腳步,有些無措地站在半開的門板旁。

  在門外做了那麼久的心理建設,甫進門卻被無形的壓力打回原形。一郎心跳劇烈,腦袋一團糨糊,手心手背全是汗。

  但當亂數蹬著步伐站到他面前,背著手朝他甜甜地笑說:想要入團需要經過團員的檢驗唷,如果你能夠承受得起我們的RAP,你就是TDD最後一個成員了──的時候,山田長男的緊張如潮水般盡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對RAP熊熊燃燒的狂熱。

  亂數眼中的詫異和興味倒映在一郎的雙眸,至今為止,一郎都能回憶起那副景象,然後──

  沒有然後了。

  後來他們的團員不歡而散,就像亂數熱愛買回去的造型蛋糕,十次有八次都會因為和寂雷吵架而砸得四分五裂,一次是在騷擾左馬刻的情況下失手砸在左馬刻身上,剩下的一次才會成功品嘗到。

  蛋糕很甜,但四散的情誼卻很苦澀。

  The Dirty Dawg時期,一郎慶祝過兩次生日,那是與在山田家和弟弟們一起慶祝截然不同的體驗。由於是裡頭年齡最小的一個,一郎被當作弟弟一樣飽受前輩們的調戲,他被亂數砸過兩次草莓蛋糕;和左馬刻比賽乾杯一打可樂;被像是長輩般溫和的寂雷摸過頭,生日的最後左馬刻慣例會開快車載他沿著公路兜風,感受海風拂面的快意。

 

  山田家的長男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夢境連連使他睡得頭疼,身上很沉,似乎有重物一左一右壓在他身上。

  他嘗試了幾次,發現無法從兩邊的重壓下解救自己的胳膊,這才想起壓在他身上的就是山田家的次男和三男,稍早在家裡迎接他回家;歡欣鼓舞地幫他慶生的弟弟們。

  弟弟們的禮物不約而同地蒐羅了好幾張遊戲光碟,作品有新有舊,好幾張都是已經絕版的碟,有錢也未必收得到的,而這些無一不是一郎曾經提過感興趣的遊戲。

  興致高昂的一郎多喝了兩杯,吹了蠟燭切了蛋糕後吃掉幾顆蛋糕上的草莓,招呼弟弟們玩了好幾個小時的遊戲片,同時聊了許多生活上的瑣事。

  其實生日也與平時沒什麼不同,只是年長了一歲,需要負擔更多責任。

  一郎並不擅長傷春悲秋,也很少回憶起過往,因為過去的事情便過去了,多說無益。他只在隨機考驗弟弟們RAP功力時(和弟弟們常玩的遊戲),想起了第一次站在TDD休息室門外,聽到的那幾段Freestyle,突生一點懷念而已。

  但也僅此而已。

  幾番努力之下,一郎終於把手從兩個弟弟身下拯救出來,他攬著弟弟們,拍了拍他們說:「二郎、三郎,起來了,回房間去。」

  二郎被吵醒了些許,不安分地動了動,翻個身又把臉埋在他大哥的懷裡。

  「嗯……いちに……ハピバ……

  三郎睡得沉,似乎怕被拋下於是緊緊抓著一郎的袖子,像是說夢話一般喃喃道:いち…………生日快樂……

  這般耍賴的二郎和三郎自從分房睡之後不多見了,一郎大笑,又愛又憐地揉了揉弟弟們的頭髮算作褒獎──雖然弟弟們可能不會接收到就是了。

  這麼娘唧唧的動作也只有在弟弟們睡著的時候一郎才敢展現出來。

  「二郎、三郎,謝謝你們。」

  你們是哥哥最好的弟弟。

 

  #山田一郎2018誕生季

  HAPPY BIRTHDAYいちに >//////<

  謝謝阿姨的圖,一郎好好看,拯救整篇廢到不行的賀文真是太給力了!

一郎2018生日by阿姨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