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簿錄│太方】書店情事 ep1-2 - 08/24 Fri

trackback (-) | comment (0) | 因與聿/案簿錄
※2016年刊物完售釋出,感謝那些年購買刊物的朋友
※書店パロ,架空
※店員一太 x 顧客阿方



--

 

      ep 1

 

 

  東四街是條住商混合的老街,從前的這條街上每一戶都是搶手的黃金店面,隨著幾十年社會變遷的跌宕,東四街從繁華的舊時代逐漸走向沒落,曾經門庭若市的店家紛紛拉下鐵門,如今街上只有幾間店還開門做生意,其餘的則完全成為住宅。

  東四街自有它獨特的氛圍,雖然更多的是它逐漸衰敗的氣象。

 

  如今要說東四街上最有特色的景點,大概就是那間東四街中段的奇怪書店了。其實如果擺在別處,在離大路近一點的地方,也許會是個吸引時下年輕人的書店,但在東四街上,這間店就顯得格格不入。

  原因無他,無非就是書店的外觀採歐式設計,但看上去既不像住宅,也不像店家。整間店占著兩個店面的地,門面只做了一邊,估摸著三公尺寬,看上去偏窄,右邊有半片外凸的三面透明玻璃窗,從窗外可以看見裡頭的推薦書展示櫃;大門是厚實的實木,上頭鑲著比人臉大點兒的六邊型彩繪玻璃,下方用法文漆上了《Librairie lhirondelle》的字樣,旁邊上了一行隸書小字寫著:燕子書店。

  外牆的玻璃部分鑲著排一個人高的毛玻璃,映著店內朦朦朧朧的光影;店面的正上方沒有招牌,在房簷下用粗鍊子掛著一個小木牌,木牌上頭刻了一隻展翅的燕子,爪上抓著本書。

  裝潢其實並不新,也不花俏,整體看上去卻不知道該說是高調還是低調,總而言之就是突兀。

  因此即使《燕子》在這裡紮根十年,依然是東四街上最特立獨行的存在。

 

  而阿方第一次推開這間店的大門時,是他剛調職到S市的時候,S市有四大區,西區鄰海,是近十年發展勢頭強勁的海港城,阿方任職的公司發跡於A市,打算開拓新版圖,便在S市西區成立了分部。想換個城市待的阿方得知公司有意派遣總部的一些人來到分部,便自請調職,去年初便來到了S市。

  書店就位在阿方的公司到地鐵站的途中,下班後從公司步行大概十分鐘,穿越東四街就會看見地鐵入口,因此阿方每天都會經過,並且固定在星期三、五會進店裡去買當期的運動月刊和外文雜誌。

  今天剛好是星期三,阿方照例巡視了一下櫥窗裡的當月推薦新書而後推門進去。

  書店的櫃檯正對著大門,推門就可以看見,阿方平時來的時候都是一個氣色不太好的男店員,頂著一頭及腰的長髮,身材纖細,遠看近看都難辨性別。

  然而今天他進了門,卻發現當值的店員不是那個一臉冰冷、同他一般大卻長得像中學生的東風,而是個嘴角自帶笑意的男人,他正伸長腿斜靠在高椅上翻閱著東西,看得很專注,連阿方推門進入也沒抬一下頭。

    見他看得開心卻連招呼一下客人都沒有,阿方有點無語,但人家想怎樣也不得他置喙,阿方聳聳肩,遲疑片刻還是在門前逗留了一會,用挑著雜誌的眼角餘光偷偷打量對方。

  都說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雖然這人給他的第一印象並不怎麼樣,但仔細端詳後居然發現對方的外貌還滿合他的眼。

    那人留著一頭黑短髮,兩鬢各剃了一刀只留幾吋,就是那種時下年輕人風靡的髮型,額前蓋了略長的碎髮,單邊耳朵上掛著一個黑環,這個模樣再加上穿衣風格,阿方直覺那人的年齡應該不大。走近一點發現對方手裡的還是本穿搭雜誌,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

  阿方收回目光,抓著兩本想買的雜誌,就往櫃檯去結帳。其實平常他還會在文學書區逗留一下,但今天就是沒那個心情。

  把書放在櫃檯上,阿方低頭從公事包裡掏錢包,抬頭一看,發現那個陌生的店員才剛放下手裡的讀物,慢條斯理地刷著書的條碼。

  心不在焉的態度莫名地使阿方蹙起眉頭,壓下心裡的不悅,耐著性子問道:「我記得今天都是另一個人在店裡,他今天有事沒來嗎?」

  那名店員聽見問句,猛然把目光轉到阿方臉上,阿方頓了一下,沒來由生了些慌亂,但仍目不斜視地和他對視。

  對方似乎在打量他,而且是正大光明地看,若有似無的壓迫感讓阿方不是很舒服,再加上那人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就讓他更不舒服了。

  就在阿方決定要開口終止這詭異的情形時,那人比他先一步把裝進紙袋的雜誌橫在他面前。

  「他離職了。」那人勾唇笑了下,接過阿方手裡的紙鈔,「所以之後都是我當值,你是常客吧?不介意的話,可以直接叫我一太。」

  突如其來的熱情讓阿方發懵,完全忘記了自己的不快,脫口冒出一句:「你怎麽知道我是常客?」又搖了搖頭,發現自己問了很愚蠢的問題。

  幸好對方只是抿著唇,體貼地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阿方窘然,腦袋快速轉了一輪,一時間找不到話語接續談話,只好接過找零,故作鎮定應了下來。

  「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和我說,店裡沒有的書也可詢問代購。」一太交疊起雙手,面帶笑容地瞅著阿方,整個人突然變得特別專業。

  「呃……好,我知道。」

  阿方有點消化不了對方這樣快速的畫風切換,有些僵硬地勾了個微笑,道了聲謝就轉身離開,留給那人一個背影。

  推門出去的同時,大門上方懸掛的鈴鐺又響了一次,阿方則在心裡盤算著該不該換家書店。

 

    那一天夜晚,坐在沙發上打開雜誌的阿方突如其來地想到——那間書店的店員果然都很奇怪。

  只可惜不能和東風好好道別。

  

 

      ep 2

 

 

  想歸想,那週五阿方還是去了燕子,店員依然是那個男人,不過這次手裡抓的不是穿搭雜誌,而是一本十分出名、可以稱得上聲名狼藉的八卦雜誌。

  雖然阿方從來不看,但也知道這本八卦雜誌幾乎是一陣子就會上一次社會版面,挖人隱私、戳人痛處,幹的無非就是不入流或者落井下石的行當,社會觀感並不好,阿方覺得沒有興趣也沒有必要,總是下意識地迴避這本刊物。

  只是那個人除了不理他之外還看得津津有味,嘴邊若有似無地帶著笑,莫名地就令阿方感到好奇。

  阿方站在門口盯著那個櫃檯後邊的人許久,結果對方依然連一眼也不看他。阿方不免在心裡嘀咕這樣的人到底是怎樣應徵上店員的。

  不過那人今天穿著白色襯衫套著酒紅色的毛衣,看起來挺順眼,在書店裡暖黃的光線裡顯得特別的溫暖

  怪人一個。阿方撇嘴,不再逗留,拐個彎進到書架陳列的另一側。

  再過一個禮拜就是年底了,年底每個工作單位都在盤點,阿方的單位也不例外,分內的事、分外的事,任何事情都可能找上門,忙得腳不沾地,下班了只想兩眼一摸黑躺床上,再來可能要放假前才能好好逛逛,阿方便想趁著今天先看看。

  剛瀏覽到感興趣的一排書時,腳下踏了一下太用力,膝蓋頓起的痠痛讓阿方嘶的一聲倒抽了一口冷氣,心有所感地探頭去看窗外,果然看見狹長的毛玻璃上噴濺了好幾點水珠,還有愈來愈密集的趨勢。

  居然下雨了……。阿方懊惱地嘖一聲,自從大學時比賽受傷後,膝蓋就留下了舊疾,他不該忽視這幾天隱隱作痛的膝蓋,這下好了,希望回去的時候膝蓋能爭氣一點,一跛一跛姿勢實在太難看了。

  阿方在心裡不斷嘆息,又回去看他才注意到一本書。

  那是一本日本文學,屬於怪誕恐怖那一類的,其實是阿方從不碰觸的題材。阿方讀的是外文系,而且還是歐美語系的,學生時代天天和英國文學為伍,一下從西方思想跳回東方思想,特別還是日本那樣一個奇怪的民族的思想,怎麼樣都覺得消化不良,加上試著看過的幾本耳熟能詳的日本經典文學時在令阿方胃疼,往後便對日本文學敬謝不敏。

  不過最近有位經常交流的書友推薦他看了一本怪誕文學,讓他著迷地抓著書好多天,看完仍意猶未盡。

  

  翻著書的當口,背後被突如其來撞了一下,把逐漸陷進書中世界的阿方硬生生拖了出來,被打斷的煩躁感讓阿方皺起眉,朝著撞他的人離去的方向瞪去,一看,卻發現那裡空無一人。

  嗯?

  阿方疑惑了一下,他確信自己方才的確被撞了,而且那個人離開前後也不過幾秒的間隔,怎麼會連一點影子都看不到?

  阿方搖頭晃腦地張望了一會,依然無果,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好像剛才也覺得這條路上有人,但走過來的時候卻一個人也沒見著……好像也沒聽見推門的聲音。

  阿方闔上書,臉色倏地緊繃,視線在這條書櫃的廊道上來回逡巡,再三確認了這裡只有他一人,心跳卻越來越快。

  噗通噗通的聲音如雷貫耳,好像有什麼呼之欲出,就在阿方似乎要知道究竟是什麼的時候,他的眼神迷茫了一下,突然有點疑惑自己在做什麼。

 

  嗯……?

 

  「旁邊這一櫃感覺也會有你想要的書喔。」

  從書櫃那頭突然探出來一張臉,把阿方嚇了一跳,猛然吸了一口氣,驚惶未定地吸著書店裡點的香精味,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憋住了呼吸。

  但阿方怎麼也想不起來方才究竟感覺到了什麼,只好對著那張笑臉胡亂地點了點頭,低低道了聲謝。

  「不會。」一太笑了笑,迅速消失在阿方的視線之中。

  「那個……」阿方愣了一下,出聲喚住他,對方又從書櫃那裡探出頭來,依然笑瞇瞇的,「有什麼需要嗎?」

  「剛剛……」剛剛是不是有人從這裡走出去?

  正想把疑問拋出來的阿方頓了下,發現這個問題似乎太荒謬了。

  剛剛確實有人經過他身邊的,可能是自己太專注沒有注意到推門聲。

  「是有什麼問題嗎?」這個姿勢要維持似乎困難了點,一太乾脆退後一小步,讓半個身形出現在阿方的視野中。

  「沒事、沒事。」甩了甩頭,阿方擺擺手,抱歉地朝他點了點頭,幸好對方也只是好脾氣地回禮,留下一句「有問題再叫我。」便搬著書消失在視野中。

  其實目送對方離開也不過一剎那,但阿方莫名地就安定了下來,清理好思緒後,再度低頭把書打開。

 

  *

 

  直到阿方挑好了書籍,回到櫃檯結帳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多快要十點了,外面的雨從他進門那會便沒停過,甚至在阿方要走的十分鐘之前陡然轉大,滂沱大雨中還混了幾道悶聲作響的雷鳴。

  書店裡只剩下阿方和依然待在櫃檯裡翻閱讀物的店員一太

  這一次阿方詫異地發現對方看的居然是本文學小說,還是那種雖然寫成白話但用字還是令人糾結的文學作品。

  沒想到啊……。阿方突然有些羞愧自己先前的以貌取人,結帳時平白多了幾分尷尬。

    然而相較於阿方在這裡糾結,店員就顯得十分安定,照例帶著笑容流利地結好帳,把東西擱在阿方面前。

    阿方還沒從尷尬中抽身,也覺得自己好像影響到對方下班,下意識地想掩飾自己,於是便隨口挑了句話當作開頭。

    「好像拖延到你的下班時間了,很抱歉。」阿方撓了撓後腦勺,把櫃上的紙袋提在手中。

    原以為會接收到像上一次那樣犀利的眼神,沒想到這次對方只淡淡地嗯了一聲,視線一直越過他看向門口的方向。

    「雨下得很大呢。」

    順著他目光的阿方也一同看向門口,那裡除了和平時相同的擺設外並沒有什麼不同,阿方也不知道對方是看到什麼抑或是純粹發呆想到什麼而臉色難看,總之沒看出所以然來,倒是想到了一件麻煩事。

  「雨也下太大了吧……」阿方皺著眉呢喃,很是困擾,「唉,希望到車站時書不要濕……」

  「那要不要一起走呢?」

  「呃?」

  阿方順著聲音回過身,發現那店員終於捨得把視線從空氣轉到他身上。

  「反正我要下班了,不如等我一起關店,我今天剛好帶了傘,可以送你去車站搭車。」店員一太笑瞇瞇的,看得阿方有些局促。

  「這樣太麻煩你了吧……」

  「不會,我也是要去搭車的。」

  話說到這個份上,再拒絕下去就太不近人情了,阿方不再推辭,點頭答應。

  「麻煩你了。」

  一太把店員名牌摘了下來,站起身,「那你等我一下,很快就好了。」

  「好。」

  阿方看著對方的笑臉,別過眼。

  

  這還是第一次待到書店關門,阿方待在大門口等著人,放任思緒漫無目的地飄散。

  對方說快是真的很快,大概就五分鐘,阿方看著他將店裡的燈都關上,最後把大門上鎖,只留大門外一小盞昏黃的壁燈,而後兩人一同站在大門外的房簷下。

  雨聲轟隆作響,雨水順著房簷而下,滴滴答答滴濺在房簷下的兩人的褲腿上。黑夜中颳過一陣風,把溫度又帶走幾分,濕冷從衣衫縫隙中侵入人體,讓站在寒風中阿方不自主地縮起身體。

  阿方搓了搓手,覺得手有點凍僵了,佇立在他身旁的人倒是一派自然,彷彿感覺不到溫度似的,從容地攏了攏大衣,握好掛在手腕上的雨傘,手臂施力向下一甩,把黑色的傘甩開來,撐好傘後,往前鑽進雨幕中。

  「走吧。」那人驀然回首,微瞇的眼彷彿帶著醉意,眼色卻晶亮,像是在傳達什麼話語,淡色的唇抿成一條長線,在明滅的燈光中似乎在微笑。

  阿方一晃神,腦袋突然飄過了在很多故事裡都可能看過的景象,特別老套的那種。

 

  風雨夜,一把傘,兩個人,一定有什麼事情會發生。

  俗爛又少女的念頭在腦中一閃而過,愣神過後,阿方失笑,不再耽擱,踏出一步進了傘下。

 

  能發生什麼呢?

 

  「走吧。」阿方說,朝齊肩的人點點頭,後者沒有特別的動作,只是微微傾斜了傘面。

  彷彿是事先說好般,兩人同時踏開步伐。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