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簿錄│太方】書店情事 ep3-4 - 08/25 Sat

trackback (-) | comment (0) | 因與聿/案簿錄
※2016年刊物完售釋出,感謝那些年購買刊物的朋友
※書店パロ,架空
※店員一太 x 顧客阿方



--
  

      ep 3

 

 

  迷一般的男子──這是大多數人對一太的評價。但如果以他本人自我介紹,他可能只會說:你好,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我一太,自由業,目前擔任書店店員。

  實際當然不止。嚴格地說,他算是海歸派,是小說裡常見的那種歸國子女,既鍍金,長相也不錯,在哪個團體裡都備受注目。他打著短期遊學的旗號回到了父親的祖國,同時也是他小時候待的城市唸了一年高三,認識一些還算可靠的人,覺得這個沒有多少記憶的國度滿投緣的,於是徹夜和雙親談了一次,半脅迫半要求他的父母親才順利留在H市考大學。

  這麼一待就又是四年,四年之中經歷了不少事,雖然結果不一定盡如人意,但多少都令他累積了一些經驗,畢竟他在國外唸書的時候都能混得風生水起,在這裡自然更加如魚得水。

  比方說一太在學校裡自有一派勢力,他曾帶著人和別校喬過許多事;比方說,他不僅插手學生的事務,還逐漸插手到學校的事務;比方說,他擁有一票信任的打手夥伴,但四年自始至尾,都沒有人看過一太身邊站過誰,男女皆無。

  一太無疑是大學裡的風雲人物,眾所承認的。開始的確是抱著豪氣和義氣去做的,順帶排解無聊,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那四年裡只有前面的兩年勉強過得去,後面的兩年則是全然地索然無味,特別是他的名聲漸漸傳開來之後無趣的感覺更加劇。

    從什麼時候起,那種充實的感覺變得不夠滿足了呢?

  雖然一太擅長思考,想了兩年,對於這個長存於心的問題依然沒有什麼好的答案。

  接著他畢業了。

  畢業之後一太的去留自然是免不了和家長們明爭暗鬥一番,最後還是寵溺孩子的大人無奈讓步,並給了一太一筆啟動資金,讓他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於是一太就這樣在這個地方待了下來。

  工作室確實讓他忙了一陣子,也讓一太稍微抓回了一點生活的實感。表面上他們是一群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其實私下仰仗不少一太在大學時期認識的社會人士,再加上在國外的家人時不時地介入,幫他解決很多麻煩的問題,工作室的業務上綱後,再度安逸下來的一太不免把心思動到別的地方去。

  

  於是再過一個禮拜的週末時,一太已經來到離H市有五個小時車程的S市,回到這個國家待了幾年,他還是第一次到這個城市。

  舟車勞頓的同時也接到工作室的電話追殺,最後不堪其擾的一太終於在最後一個休息站停靠時接了電話,言簡意賅交代好事情後,不管那一頭的工作夥伴髒話連連,逕自把那個署名「陳關」的號碼拉黑,打算等過幾天安頓好再說。

  一太帶出來的東西不多,事前也先連繫好租屋的地方,並不趕著入住,於是他獨自開車在這個城市走走停停,每逢看見有趣的東西便停下觀賞一陣,再上車開往下一個地方。

  傍晚時分,輾轉來到西區的一太憶起先前在查資料的時候,看過幾篇關於西區海港城的介紹,其中就有一篇關於「東四街」的介紹,曾經繁榮的商店街如今只剩下有點名氣的各式小吃,以及一間特色書店。

  書店的外觀照竄入一太的腦中,突然令他有點好奇,也沒多想,一太便在下一個路口轉彎,很快繞到了東四街上。

  那間書店的外觀十分顯眼,剛進入路口的一太便注意到那間店。書店旁剛好有空位,一太在書店旁停好車後,剛鎖好車就瞧見貼在大門旁邊的招募告示。

  這時沉寂了一整天的手機響起,一太正專注在告示海報上,也沒多想便按了接聽。

  那頭傳來女性友人帶著笑意的嬌嗔,「這位先生,你是不是把阿關拉黑了?讓他來破壞我今天的約會。」

  「其實我是把工作室的人都拉黑了。」一太彎起唇,毫無罪惡感地回道,話筒傳出了一聲咒罵,接著是哄堂的抱怨聲,一太輕聲笑了下,單手拉開了書店的木製大門。

  由於背景太過嘈雜,講沒兩句頻頻被打斷的女性友人於是朝遠處吼了一聲,吵鬧聲隨即靜了下來,「對了,一太你覺得是法醫好還是檢察官好?」

  一太一進門就知道他來到一個有意思的地方了,站在門口的他正巧撞上一名穿著英倫風制服的小巫師的眼,那名小男孩揮舞著手裡的魔杖,一臉戒備地瞪視他。

  「巫師還不錯。」

  一太笑瞇瞇地回完答案,在女性友人不解的疑問聲中掛掉電話。

 

  「歡迎光臨,有什麼需要嗎?」書店內部轉出來一名氣色不好的店員,一臉陰沉,他只給了站在門口當人行立牌的一太一眼,旋即抱著書往櫃檯走去。

  一太收回與小巫師的對視,繞過他朝櫃檯走去。

  已經縮在櫃檯裡的東風剛好瞥見了他的這個動作,略為挑了眉,沒有多說什麼。

  「請問有什麼需要?」

  一太對上那雙明顯過大還帶著黑眼圈的眼,笑道:「我要應徵。」

 

 

      ep 4

 

 

  年終盤點結束後,終於鬆了口氣的阿方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很多天都沒去買書了,也很久沒見到那個奇怪的店員了。

  其實阿方一直以來都不缺書看,他家書櫃上多的是尚未拆封的新書,但他仍舊會每週都從書店裡帶點什麼回來,儼然成為一種抒發壓力的方式。

  最初書本於阿方而言也的確是一種逃避現實的方法,他可以鑽進一個又一個虛幻的世界中,不需要考慮膝蓋的傷、心中的徬徨,也不需要考慮疏遠的雙親和情人。

  幸而他最終還是順利脫離了抑鬱的苦痛,只留下這麼一個不好不壞的習慣。

  

  「歡迎光臨。」

  難得的,今天阿方才剛推門進來,照舊待在櫃檯後面的男店員居然第一時間就朝他打了招呼,然而阿方沒有卻沒有時間感到驚訝,因為他一推門便被眼前的小女孩震了一下,此刻正臉色鐵青地立在門口,進退兩難。

  那是個披著紅外掛的小女孩,帽子整齊地蓋在頭上,可露出來的臉只有半張是好的,另外半張臉只剩下森白的骨頭,從眼眶往裡瞧,阿方幾乎要懷疑自己看見了女孩的大腦。

  女孩手裡抱著一隻拼布娃娃,娃娃身上濺了不少深色的水漬,娃娃臉看起來特別不善。

  阿方看見她睜著無辜的大眼好奇地上前一步,嚇得他想抬腿往後退,但又想起這裡還有別人,這個舉動一定很詭異,又咬緊牙根忍了下來。

  「怎麼了嗎?不舒服嗎?」關心的問句傳進阿方的耳裡,仍舊垂首的阿方沒空注意對方的神情,聽到問話只下意識搖搖頭,「沒、沒事。」

  「阿方。」

  「嗯?」

  突然,阿方的耳邊響起了一聲呼喚,聽著音量的大小距離似乎很近,於是他反射性地抬頭,卻發現他的身邊沒有別的人,唯一和他待在一起的那個人還坐在櫃檯裡翻著小說。

  心底一涼,阿方突然便覺得涼颼颼的冷氣從腳底竄了上來,幾乎以為膝蓋又要開始疼了。

  「……你剛剛,有叫我嗎?」阿方用著不太確定的語氣問著,低頭再看,原先那個鬼氣森森的小女孩已經不見了。

  「沒有喔。」回答的人放下書本,隻手把玩著耳垂上的耳釘,抿唇笑道:「我還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呢。」

  阿方抹了把額頭上冒的冷汗,平復了一下心情,「叫我阿方吧。」

  「好的,阿方。」

  聽著那聲帶著笑意的喚聲,阿方哽了一下,沿著擺放雜誌的櫃子走了幾步,忍不住再開口問:「你剛剛有沒有看……」

  阿方一個衝動開了話頭,然而話到了嘴邊又開始後悔,正躊躇該不該問完,對上那對眸光閃耀的雙眼後,阿方略微焦躁地把話吞回肚子裡。

  「沒有,沒事。」

  「喔,好。」一太一如既往地露出笑容,阿方只是瞧了一眼,胡亂點了點頭後便鑽進店右邊的書櫃區,背影有些狼狽。

  「啊!對了……今天會早一個小時關店。」

  阿方抬抬抓著公事包的手表示自己瞭解,一拐彎便沒了身影。

  一直追到那人的身影消失後,一太才收回視線,凌厲地朝矗立在交界線上的小身影掃去。

  「滾。」

  一太語氣冰冷,但和他對視的女孩面上也沒有退縮之意,面無表情瞠大了銅鈴般的眼睛,眨也不眨,接著歪了頭,攬緊娃娃,退了一步便在空氣中消失了身影。

  一太看了一會,收回視線,再度低下頭。

  

  「結帳。」

  再從書櫃裡晃出來的時候才九點,阿方記得今天會提早關店,於是一發現時間差不多了也不耽擱,放下手裡正讀得入迷的書就回到櫃檯。

  不過出來的臉色不太佳,站在櫃檯前甚至一個勁的恍神。刷著條碼的一太不著痕跡地看了眼櫃檯前的這位客人,把幾本書放進紙袋裝好。

  「你的臉色有點差,不舒服嗎?」

  一太把紙袋推了過去,終於吸引到了那人的目光,四目相對的剎那間一太勾起習慣性的淺笑,卻看見那人露出了一點驚慌,觸電一般地別過眼去。

  「沒事……」阿方捏了下鼻樑,神經放鬆的同時疲倦果然一湧而上。

  一太喉嚨深處發出輕哼,笑了下說:「總之,辛苦了。」

  阿方胡亂點點頭,提著紙袋的手把,沒頭沒腦地又問了句:「晚上客人好像比較少……」

  「是啊。」一太笑笑,彷彿是知道那人想問什麼地說:「你是今天的最後一個。」

  心下其實早有預想,然而當阿方聽見回答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閉起眼睛,覺得有些暈眩。

  「你真的還好嗎?」

  心不在焉地應了幾聲,阿方不願再耽擱,摀著半張臉準備離開,結果一步都未跨出去馬上又被喚住。

  「我要下班了,一起走吧。」

  背過身的男人沉默了一會,似乎在掙扎,一太也不催促,就站在櫃檯後盯著那道微微佝僂的背影。

  他會答應的,一太有這樣的把握,也真如他所想,那人無言地點了點頭。

   

  整理好店內後,揹著單肩包出來的一太發現對方如同上一次在門口的廊下等他,只是這次他坐在矮階梯,手掌摀著膝蓋處,耳邊垂下略長的髮絲掩住他的側臉,看不清神色。

  過往的經驗裡,一太一直扮演著一個等人的角色,第一次當了一回被等的人,感覺十分的不同,瞧著那個等待的背影,好像有了什麼溫柔的東西在心裡滋長。

  一太彎下腰拍拍他,一下子撞進了那人茫然的眼神,「走了。」

  「好……」阿方單手支著地板,盡量讓自己的姿勢自然一點站起身。

 

  「好像要下雨了呢……

  「怎麼會呢,今天不是出了月亮嗎?」

   走在阿方左側的男人但笑不語,阿方瞥了一下那人的側臉,又看向前方。

  「快要過年了,阿方什麼時候回老家?」一路沉寂,搶在阿方話頭前,一太又拋出了一個問題,卻見他右手邊的人的臉上,尷尬的神情一閃而逝。

   「我看起來不像是本地人?」帶著笑意的阿方反問,這次他沒有去看一太的表情。

  「不像,」一太減緩了速度,特意落後了那人一點,等待著對方發現然後回頭,「不過這只是一種感覺。」

  然而這次卻沒有如一太的設想,那人只是駐足在原地,等待了一會,又邁開步伐前進。

  ……被發現了?

  詫異的神情難得出現在一太的臉上,眼見著前方的身影走遠,興味盎然的他小跑地跟了上去。

  

  從書店到地鐵站並不遠,隨著地鐵入口在眼前出現,他們即將分道揚鑣。

  「那我先走了,晚安。」這一次阿方主動開了口道別。

  「晚安……啊,對了!」一太突然加大音量,使得已經下了幾階樓梯的阿方疑惑地回過頭來。

  「終於願意看我了嗎……」一太勾著笑容,不意外看見那人給他一個白眼,轉頭又要下樓,於是他提高些音量喊:「忘了跟你說,書店過年期間要到初三才會開門營業喔!」

  正在下樓的人抬高了手示意,很快消失在視野中。

  一太沒有立刻離開,嘴角一直維持著上揚的弧度,佇立了一會,才朝另一個方向離去。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