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簿錄│太方】書店情事 ep7(完) - 08/27 Mon

trackback (-) | comment (0) | 因與聿/案簿錄
 ※2016年刊物完售釋出,感謝那些年購買刊物的朋友
※書店パロ,架空
※店員一太 x 顧客阿方



--
       ep 7

 

 

  大年初一吃過晚飯後,阿方一太十分寬敞的客廳裡圍著電視聊天,順帶著也對彼此的過往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這時阿方才知道眼前的書店店員根本就是個富二代,而且還有自己的工作室,會當店員純粹是因為有趣,還打算不當店員後繼續去別的城市流浪。

  阿方瞧著這活生生的土豪,不由得嘖嘖稱奇。

  然而問起一太工作室做的項目究竟是什麼,對方只是帶著困擾的神情想了很久,久得讓阿方都以為對方做的是檯面下的事,那人才給了一個「排除各項疑難雜症」的答案。

  「不會是徵信社吧。」阿方笑問,帶著促狹的表情。

  認真來往不過一天,萍水相逢的客氣已經悄然抹去了蹤跡,更像是相見恨晚的朋友。

  「不是。」一太笑了笑,不再多說。

  阿方也無所謂,他就是順口一問。出言調戲了對方幾句後,轉頭開了別的話題,又和對方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

 

  準備離開的時候已經過了午夜,阿方來的時候沒有考慮清楚,要回程的時候才發現沒有車了。

  「不如住我家吧,有多的客房。」看出他的困擾,一太在他背後適時地提出了意見。

  阿方是個重朋友的人,和朋友通常不太會計較,但在這人面前卻不知怎麼的,反而下意識地禮貌了起來。

  「那就麻煩你了。」

  一太笑笑,算是回答。阿方想著反正也不急著走,便脫下外套,又回到客廳待了一會。

  

  相安無事地度過大年初一的晚上,初二的早上阿方是被自己的生理時鐘給叫醒的,剛醒的時候,對著陌生的環境阿方還很是茫然,在床上發了會呆後才意識到自己正待在別人的屋簷下。

  居然在陌生的地方也可以睡得那麼好……。雖然也知道並不可能發生什麼,阿方還是嘲笑了一下自己匱乏的警惕心,又坐了會才下床梳洗。

  前一天還剩下一些材料,搭配著廚房冰箱裡快要過期的吐司,已經清醒的阿方著手弄了早餐。

  他把最後一個東西擺上餐桌時,主臥的房門依然緊閉,還不是那麼餓的阿方於是跑到了客廳去看晨間新聞。

  幾則新聞過後,跳出了晨間的最新消息,阿方這才知道昨日半夜的氣溫直直落,一下掉了十度,巨大的溫差使許多人無法忍受,今早就出了凍死人的新聞。

  這則新聞看得阿方唏噓不已,連轉了許多台,每一台都是差不多的內容。這個氣候溫和的國家,首度迎來幾十年未見的寒害。

  這時後方傳來含糊的聲音,有點黏膩,聽上去就知道還沒睡醒。

  阿方抬頭一看,發現睡眼惺忪的一太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他的身後。

  「還好你昨天沒回去……不然發生了什麼事怎麼辦……」

  語畢,一太又看了一會新聞,這才後知後覺地注意到阿方的目光,「怎麼了嗎?」

  他習慣性地勾起笑容,笑容卻顯得有些迷離。

  阿方凝視著那張臉,心想著這人實在太習慣笑了,一邊平復著躁動的心跳,一邊想著「原來如此」。

  那人早晨似乎十分迷糊,在客廳待了好幾分鐘才嗅到食物的味道,轉頭往餐桌而去。

  在餐桌坐下來,咬了一口吐司後,才招招手讓阿方一起過去,又低下頭掃蕩桌上的餐點。

  阿方依然固定著扭腰朝後看的姿勢,見那人可愛舉動有些啼笑皆非,把雜亂的思緒一掃而空後,連忙回到餐桌前,因為再晚一點,可能連他的早餐也不保了。

 

  *

 

  很多事情有了開頭便容易進行下去,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也是如此。

  初五開工前剩下的假期兩人混到了一起,幾乎都在外邊晃悠。

  初三時書店雖然開張,但其實也只開到下午,剩下的時間不是兩人相邀出去玩,就是找地方喝東西聊天,直到三更半夜才意猶未盡地揮手道別。

  但阿方沒再應一太的邀約留宿。

 

  趁著放假待在燕子裡的阿方第一次嘗試了和曾經嚇到他的書靈聊天,他才發現原來那個只有半張臉的紅衣小女孩是個害羞且愛哭的個性,雖然不知道她的故事為何,但聽著她哭哭啼啼嚷嚷著:「小藍欺負我……」大概也知道這個小藍也許是喜歡她,希望引起她注意的男孩子。

  不過第三次被她打斷閱讀的時候,阿方不由得生了些怒意,壓了壓額角才勉強壓下想破口大罵的衝動,只是說:「你安靜一點。」

  也許是他的態度實在不佳,紅衣小女孩愣了下,一下止住了眼淚,可惜這個清淨也不過幾秒鐘,她突然又大哭了起來,只是這一次嘴裡嚷著的名字換了一個。

  「哇啊啊……阿方欺負我!」

  無言地看著那個小身影消失在書櫃的轉角,阿方放下手裡沒了興致閱讀的哭,有些哭笑不得。

  晚了一點回到櫃檯時,阿方發現一太正和邊上一個約莫四十幾歲的書靈交流,剛要踏出步伐的剎那,眼前倏地冒出上次那個臉色不好的旗袍女人,她高傲地抬著頭,頻頻擋在他的眼前,不管怎麼樣都不讓步。

  「你看得到我?走,和我聊天。」她這麼說著,阿方透過她看見一太朝他們這邊看,連忙擺擺手。

  那個女人冷哼了一聲,帶著柔軟的尾音,轉頭瞪了一眼,忿忿地轉身又消失了。

 

  之後幾天阿方又看見了許多以前沒注意到的靈,它們迫不及待地一個個冒出來纏著他們兩個看得見的人或者互相交流,彷彿再不這麼做就要沒有機會了。

  阿方突然想起了一太說的那一句:「他們的時間快要到了。」

  

  *

 

  結果預言成真的速度是阿方萬萬沒有想到的。

  初五開工後,堆積如山的工作立馬追上了他,開工的那天是星期一,他從開工的那天不停忙碌,一直忙到了週末,每天經過燕子的時候都已經是要半夜了,即便店有時候還亮著,阿方也只能匆匆經過,去趕最後一班回家的車。

  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天有了空檔,有些期待的阿方匆忙趕到燕子的時候,發現大門上掛起了告示牌。

  「非常感謝各位讀者一直以來的支持,燕子在這裡紮窩了十餘年,終於到了該離開的時候。明日起本店的藏書會以五折做出清拍賣,直到月底,歡迎各位讀者前來選購。」

  這個消息對阿方來說太衝擊,那一瞬間他以為自己再也看不到那個人,以至於他一時反應不過來,雙手奮力拍上了木製大門,然而大門巍然不動。

  頹然地彎下腰,阿方覺得好像又回到了年輕的時候,因為期待過高而嚴重失落。

  他突然很想見上一太一面,不假思索的,無論結果如何也無所謂他是否接受都很想告訴他……

  「我喜歡你。」

  但是他並沒有任何聯絡對方的方式,只去過一次的住址也沒有印象。

  他們的緣分只在這個書店之中,也將止步在書店之中。

  

  頹然坐在了書店前的矮階梯上,洩氣的男人垂著頭,低聲喃喃念著什麼。

  一雙腳朝他大步邁進,鞋底與地面摩擦發出了輕微的聲響,在距離他幾公分的地方停下腳步。

  然後站著的人開了口,饒有興致地盯著那人仰起來的臉,看著臉上那個詫異又狂喜的神色。

  即使那人因為背光而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喜歡誰?」

  「一太……」那人似乎還在震驚著到來的人,話出口才尷尬地抿緊嘴。

  「所以你喜歡我嗎?」

  「……」阿方沉默著,此時的他已經冷靜下來,發現此刻的自己愚蠢得不行,甚至讓自己陷入了一個窘迫的境地。

  結果那人又問了一次,「你喜歡我嗎?」

   阿方搔了搔頭,像是個剛談戀愛的小孩,通紅著臉木木地點了下頭,才有些躊躇著去尋對方的眼睛。

  此時的一太蹲了下來和他平視,阿方瞧見了他眼裡的溫暖的笑意,手指搓了搓,忍不住就觸了上去。

  他也曾喜歡一個擁有著溫暖笑容的男孩,如今則換成了眼前的這個人。

  

  「那麼,你願意和我去別的地方流浪嗎?」那人這麼問,側著臉頰在他手心蹭了蹭。

  良久,阿方吶吶地開了口,聲音有些乾澀,但卻像是立下結婚誓言般地鄭重。

  「我願意。」

 

  話音一落,他們在彼此的眼中看見了自己逐漸放大的臉。

  四片唇瓣相貼後,緊緊相擁。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