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擺平者組】交換日記 - 09/18 Fri

trackback (-) | comment (0) | 擺平者組
#LINE上作的好死
#糖文30題 ( 呵呵
#懸疑風,恩。
30題來源
http://ww3.sinaimg.cn/large/6b7c0e79jw1dxdtz8dkirj.jpg






  某天,阿方一太說好了要交換日記。起先是一太提的,阿方會答應的原因主要也是覺得自己的日記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便對一太這突如其來的要求毫無異議。
  他們約了下午在涼亭交換。於是阿方把自己的給交出去了,換來的是一太的精裝日記本。
  基本上阿方的日記都是紀錄些日常行蹤,或者花費之類的,偶爾才寫點心情。嚴格來說阿方的日記不算是完整的日記,用得也只是普通的硬殼筆記本。

  沒想到他卻收到一太這麼慎重的一本日記本。

  收到的當下阿方有點震驚,還有那麼點不好意思。不過交都交了他沒再廢話什麼,兩個人把約好的談判處理掉後各自分了手回家。
  懷揣著一太的日記,突然意識到可以窺探友人不為人之的一面而有點小激動的阿方在傍晚回到了家後,坐在書桌前屏息凝神地把殼裝日記的復古鎖解開,接著著手翻開第一頁。

  扉頁保持著很乾淨,只在最下方落下了擁有者的名字。

  上面寫著:一太。

  「這人還真不愛寫自己的本名啊……」阿方這麼說著,翻了下一頁繼續閱讀。

  日記的時間滿早的了,阿方記不清楚時間點了,不過可以大概得之好像是從一太來到理東之後開始寫的。
  他稍稍翻了前面幾頁的內容,相較於阿方的算是很完整的日記,會紀錄當天的時間、地點還有天氣。
  阿方突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困窘地撓了撓後腦勺。他給的日記並沒有甚麼值得看的東西。

  「也不知道一太會不會覺得我再耍他……」

  但是漸漸的,阿方開始看出些端倪來了。

  最開始的確都是一些日常記事,就是普通的流水帳,不過漸漸地書寫者的筆鋒一轉,開始像是在和什麼人傾訴,辭彙的使用從一開始的冷靜自恃,到後面是掩不住的愛慕。

  那個執著的字句讓阿方不自覺起了雞皮疙瘩,但還是饒富興致的看下去。

  一太似乎一直在看著那個人,把所有有關的細節全部都收在心裡;把心情化作文字書寫在紙張上。
  看到最後,阿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想著一太可能真的很喜歡那個人吧,而且裡面寫到的很多地方都是他們兩個一起去過。

  沒想到阿……沒想到一太居然是悶騷型的,而且有喜歡的人他居然不知道!

  「連好兄弟不說,不夠義氣!」

  阿方笑罵,也不打算看完了,他吁了一口氣一股腦地把日記本一闔,打算明天再把東西還給對方。
  沒想到當他把日記本給拎起,準備放回盒子裡鎖上時,卻從裡頭掉落了一張紙。

  紙上面寫著日期看一串電話號碼。阿方把它撿起來,想說應該是寫日記的時候順手夾進去的吧。

  「這個日期……不就是今天?」

  一太雜務多阿方也是知道的。比起阿方自己當擺平者的時候,一太在處理的事情量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於是怕耽誤到對方日程的阿方連忙打了個電話給友人,表明自己手上的紙張和詢問要不要幫忙。

  阿方聽見友人有些驚喜的聲音就暗道還好他有發現,鬆了口氣的同時又聽對方在那頭沉吟,似乎在衡量要不要麻煩他。

  半晌,那頭的一太輕聲嘆了口氣。

  『那你來我家一趟好了,日記要還的話就順便帶著。』

  「好,那你等我二十分鐘。」

  阿方忙不迭地應了,掛了電話,把家裡收拾一下,很快又套上還留有餘溫的外套和鞋子出了家門。
  大概飆了十分鐘的車,阿方來到了一太居住的獨棟洋房。他把車靠路邊停好,上前去按了門鈴。

  沒想到平時都有人在家待命的房子今天卻沒有人來應門。
  阿方無法,只好打電話給一太叫他來開門,沒想人沒看到,到是眼前的大門發出喀的一聲,簍空雕花的鐵柵欄應聲而開。

  一太在稍早的電話裡對他說:『你進來直接去我房間,我弄點東西很快就好。』
  阿方應了,反正一太家也不是第一次來。他熟門熟路地摸進了友人的家中,赫然發現裡頭應該待命的管家還有家事阿姨都不在。
  偌大的空間裡只有他一個人,不知怎麼的,阿方突然覺得有點恐慌。

  「又不是七月……發什麼神經……」

  阿方甩甩頭,把怪異的思緒給撇到腦後,自我解嘲地笑了一下就邁開步伐在二樓、一太的房間而去。

  「喂!一太……嗯?還真的不在這裡喔?」

  推開房門的阿方下意識朝裡頭喊友人的名字,兩腳踏進去了才發現人真的不在裡面,只有立在書桌旁的立扇正在嗡嗡地轉動著。

  還站在門口的阿方把頭向外探,半個身子還在門內,想要看看會不會剛好撞見走廊上的友人。

  沒想到人沒看見,倒是讓他發現了一個與往常不同的地方。

  這棟屋子的二樓末端有一間房是上鎖的,阿方曾經好奇問過一太那裡頭是什麼,對方只淡淡地勾起唇角說:「沒什麼,原本是書房,後來變成雜物間了。」

  「喔……」

  阿方聽聞答案,沒精打采地點了點頭,雜物間他還真沒什麼興趣。而且平時其實也是一太跑阿方家的次數多,所以一來二去,他倒是對那間上鎖的房間沒什麼想法。

  但現在不一樣了

  門是開著的,雖然張開的幅度不大,但也足夠勾起阿方的好奇心。

  阿方在一太的房間門前張望一會,確定周圍都沒有人,於是便偷偷摸摸地朝二樓的最末間房間走去。
  他一邊猜測的裡面應該堆滿了書還積了厚厚的灰塵,一邊對擅自去看抱持著悔意。

  而在阿方思緒飛舞的時候,被說是雜物間的房門出現在他眼前。
  他站在門前,有些緊張地吞了口唾沫,又朝來時路看了一眼。

  還是沒有人。

  於是阿方閉了閉眼,把心一橫,推開門踏了進去。.
  沒想到迎接阿方的不是勾引噴嚏的灰塵,也沒有擁擠陳舊的霉味,裡頭的空氣滿良好的,看來是有在通風。

  好像有很多東西橫隔在他眼前,只是因為房間裡頭太暗了所以看不清楚。

  「不是說是雜物間嗎……?」

  阿方一邊念著,覺得有點疑惑有人幹嘛騙他,一邊在門邊的牆壁摸索室內燈的按鈕。
  在他搜索的同時還在牆壁上摸到滑滑的東西,讓本來就更是好奇了。

  找了好一會,終於在一處被東西擋到的牆壁上摸到按鈕。

  「有了!」

  啪嚓!室內的燈光大亮。

  那一瞬間,阿方覺得自己好像來到了什麼四度空間。

  他揉揉眼,又扯了一把臉頰,卻發現這真的不是夢。

  屬於他的照片貼滿了這整個空間,有些是偷拍的,又有些像是找人跟拍的,但每一張都是他。

  阿方覺得有些噁心,但又有點回味過來。

  所以一太對他……

  蹙了蹙眉,阿方揮退心裡的不適感準備退出去,打算當成沒來過這裡。

  這時,後方的門板傳來聲響,緊接著友人的聲音傳至耳畔,明明是平時聽慣了的音調,此刻卻帶著讓阿方毛骨悚然的欣喜。
  轉過身的阿方看見他的友人抿起唇,做出一個像是微笑的弧度。

  「阿方,原來你在這裡啊!」




-END-



下面補點細節:

  其實夾在日記本裡的那張紙,實際上根本沒有紙上的那件事情。
  換句話說,一太騙他,目的就是為了把阿方引到家裡。
  這是一太的「告白」。

  甜嗎?(深情)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