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擺平者組】醉酒的阿方與困擾的一太 - 09/28 Mon

trackback (-) | comment (0) | 擺平者組
#日常,如題(?)
#順便把阿方不知道哪一天的生日賀給補了(#
#萌萌的阿方prprprpr







  被灌醉的阿方 vs 困擾的一太


  一太並不常喝酒,他並不喜歡那種失控味道,更何況酒精還會影響他的思考。而一太並不喜歡明說,所以只有細心一點的人才會發現即使他跟團出去玩,通常也只會點無酒精的飲料。

  對身邊人的事格外上心的阿方自然注意到這點,又發現一太並不明示他不喝酒,瞭然於胸的阿方開始明裡暗裡幫著隱瞞。
  真的到非得喝的時候大多也會被守在一旁的阿方早一步給擋下來。往往酒杯都還沒被塞到一太手裡就被阿方嘻嘻哈哈地給接過去喝掉了。


  他們的舉動做得太自然,以至於幾乎沒有有什麼反彈,而且還因為同進同出的機率實在太高,堪比情侶的模式,因此所有人看著那兩位前後任擺平者時都會有種好像誰喝都無所謂的怪異感。
  而酒大多被阿方給擋了,這也導致很少人發現一太從來都是最後還清醒的那個。

  不過這種狀況其實只要稍微留心,時間一久還是會被看出來。
  比方說現在。

  「阿方!你幹麻一直幫一太擋酒啦!」

  幾度想灌一太酒的男生不滿地說,剛剛想推出去的杯子此刻已經在阿方的手裡。
  一仰頭,杯子裡的幾升黃湯又下肚,開始有點醉意的阿方臉頰泛起了微紅,迷茫地咧開嘴,露出酒鬼般的笑容:「爽啦!」
  「讓一太喝啦!快放下你的手!讓一太來!」

  「喝!喝!喝!」

  酒壯俗人膽,平時還不敢這樣鬧現任擺平者的醉鬼們紛紛起鬨。酒精燒毀他們的理智,好像也把彼此曖昧不明的距離給拉近了些。

  「……」
  現任的擺平者對這種情況並不言語,依然環著手坐在那,單邊耳環反射著亮光,表情看不出好壞。而他們的前任擺平者只是不太穩地晃著腦袋,然後像是想到什麼,有點茫然地側頭對一旁的友人笑了笑,帶著安撫的意味努了努那群起鬨的人,見到對方給他一個無所謂的眼色後才回正身體。

  大掌猛然拍桌,阿方吐著濃濃的酒氣,大有一副今天都衝著我來的豪氣。

  「今天是我生日!攔我的自喝三杯!」
  「幹!誰怕誰!」
  「來啊!喝喝喝喝喝!」


  *

  
  散會後,阿方在一太的攙扶下走出餐廳的大門,似乎是醉得狠了,走路搖搖晃晃,幾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支撐他的友人身上。

  「噁……好像喝太多了……」

  他本來還死撐著不要一太幫忙,結果走才沒兩步就傾身撞在走在前頭的一太背上。被無預警攻擊的現任擺平者難得露出無奈,伸長手臂橫過那個已成醉鬼的友人背部,虛扣著對方的腋下,把人給夾在懷裡;也難得帶著數落的語氣對他說:
  「阿方,下次別喝這麼多。」

  「啊?唔嗯……還不都是你……呃、我不是這樣說……啊反正沒差啦……」

  一太不說話,只是默默地把人往懷裡帶了帶,托著一直發出不明囈語的醉鬼站在路邊等待不久前才打電話叫的計程車。

  阿方打了一個嗝,被酒味嗆了一下,鼻腔裡都是那個腥味,他難受地蹙了眉,又覺得一太身上涼,哼哼唧唧地往一太懷裡拱,一點也不客氣,甚至完全沒自己很大隻自覺將重量完全壓在友人身上,再把腦袋擱在人家的頸側吐著酒氣。

  猝不及防的一太一個踉蹌,沒有什麼意識的人重量是倍增的,他很勉強才頂著阿方不安份的騷擾而穩住身體,停了一下才繼續艱難地拖著大累贅往馬路邊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路旁,醉了的人咕嚕地轉著渾沌的腦袋,不甘寂寞地開口。

  一太覺得靠著對方腦袋的那邊耳際癢癢熱熱的,有種奇怪的感覺。


  「……呃,一太……我是想說……說……你不是不喜歡嗎……嗯、呃!反正我也不討厭喝……能幫就幫啦……」

  計程車唰地在路邊停下,一太騰出手來拉開後座的車門,有點困難地把人高馬大的友人給塞進車子,自己也跟著坐進去。

  「司機大哥,北區……路……」

  一太逕自報上阿方家的住址,歪著頭靠在車窗上的醉鬼卻還不依不撓扯著他的衣服。

  「一太……唉你看我一下嘛……」

  那個帶著撒嬌味道的話音讓一太恍神了一下,帶著點詫異和友人朦朧的醉眼對上。

  醉鬼阿方從鼻腔裡發出哼哼的兩聲,似乎是滿意了,想了想又說:
  「呃……別做……別做不喜歡的事情啦……一太你……我嗯……我會盡量的……嗯……別做不喜歡的事情……好嗎……」

  阿方說完,自顧自地朝一太笑了笑,爽朗中好像又帶著點困惑,而後似乎是覺得把一項重大任務完成了,也不管一太的回應了,安心地打了嗝歪頭陷入昏迷,獨留那個向來把生活裡的大小事都照顧周全的人瞠大眼,愣了好半晌才低聲說了一句。

  「……好。」
  


  「然後……生日快樂,阿方。」




-END-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